中国西藏网 > 西藏新闻 > 资讯

【最美奋斗者】钟扬:收集4000万颗种子给未来

2019-11-17 张烁 人民日报

  “一个基因可以拯救一个国家,一粒种子可以造福万千苍生。”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原院长、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钟扬(见图,冯艾摄),生前总这么说。

  青藏高原是广袤壮阔的圣地,也是植物探索的“禁区”。钟扬要做的,就是为祖国盘点青藏高原的植物“家底”。

  2011年7月,珠穆朗玛峰一号大本营。下午2时刚过,狂风开始肆虐,人呼吸都困难。“钟老师,您留守大本营,我们去!”学生拉琼看到老师嘴唇发乌,气喘得像拉风箱,不由担心……

  “我最清楚植物的情况,我不去的话,你们更难找!”逆风而上,向珠穆朗玛峰北坡挺进,上不来气的钟扬嘴唇乌紫,脸都肿了,每走一步都是那样艰难……“找到了!”一株“鼠曲雪兔子”跃然眼前,这是目前人类发现的海拔最高的种子植物,也是中国植物学家采样的最高点!

  16年来,钟扬和学生们在青藏高原艰苦跋涉50多万公里,累计收集上千种植物的4000多万颗种子。如今,这些种子被精心保存在冷库中,将在80到120年后,为人们绽放生机。

  2016年的一个夜晚,西藏拉萨。钟扬像往常一样吞下一把降血压、降血脂、扩血管的药物,打开电脑,写下“我自愿申请转入中组部第八批援藏工作组……”这是钟扬第三次申请援藏。钟扬意识到,这片神奇土地需要的不仅是一位生物学家,更需要一位教育工作者,他想把西藏大学的“造血机制”建起来。

  经年累月的高原工作,让钟扬的身体频发警报。2015年5月2日,他突发脑溢血,可离开ICU刚半年,他就又偷偷进藏了。“希望老天再给我10年时间,我还要去西藏,还要带学生。”钟扬这样对妻子解释:“百年后我肯定不在了,但学生们还在。我想带出一批博士生团队,打造一种高端人才培养的援藏新模式。”在钟扬带领下,西藏大学最终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第一”,填补了西藏高等教育的空白,更将生物多样性研究成功地推向世界。

  2017年9月25日,内蒙古鄂尔多斯市,钟扬在为民族地区干部授课途中遭遇车祸,生命定格在53岁。他的声音,仿佛回荡在人们耳边:“任何生命都有结束的一天,但我毫不畏惧。我的学生会将科学探索之路延续,而采集的种子,也许会在几百年后的某天生根发芽,到那时,不知会实现多少人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