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子网 > 秘闻 > 访谈

十八军进藏行军往事 爬冰卧雪 用血肉之躯把川藏公路铺到拉萨

2017-08-11 09:49:06 周晶 中国西藏网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90周年。波澜壮阔的解放战争胜利后,为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十八军“背着公路”进西藏,无畏艰辛不怕牺牲,最终给广大西藏人民带来了和平解放,带来了幸福的新生活。中国西藏网记者独家专访十八军后代芦继兵,让我们一起追忆那段往事情怀。

图为芦继兵——夏川之子

芦继兵的父亲夏川是原十八军宣传部长、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从父亲那里,他知道了很多十八军进藏时的历史往事。

提起初入西藏的十八军,人人都会竖起大拇指。但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得,入藏这一路究竟有多艰辛。

芦继兵说,“背着公路进西藏”的十八军,由两支队伍组成。一支是王其梅副政委率领的十八军进藏先遣支队,1951年7月25日离开昌都向拉萨进军,经过边坝、嘉黎、太昭,翻越海拔6300米的东、西大雪山,战胜缺氧、断粮等重重困难,于9月9日进抵拉萨。一支是张国华军长、谭冠三政委率领的十八军领导机关,1951年8月28日离开昌都经丁青、沙丁、墨竹工卡向拉萨进发,经过118天的艰难跋涉,于10月26日进入拉萨。

进藏途中,先遣队宿营在雪山上,路过玛尼堆,需要做饭,炊事班的战士想拿几块石头去垫锅烧火。副政委王其梅告诉战士们,玛尼石代表藏族同胞的宗教信仰,不能随便动。小战士说:“嗨!我又不拿走,用完了再放回来,再说,这周围没有人,谁能看的到?”王政委说:“我们尊重藏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不是装样子给人看的,而是诚心诚意的,不管有人没人,都要自觉去严格执行,绝不能打折扣。”

图为进藏前夕

十八军进藏经过4000米以上的雪山14座,5000米以上的雪山2座。川藏线两千多公里,牺牲了官兵3000多人、藏汉民工1000多人,平均1公里牺牲2人。十八军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一点一点把川藏公路铺到了拉萨。“可怕的不光是要爬雪山,还有雪地宿营。”在雪山上宿营,经常是第二天起床一看,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吹了起床号,大家才从雪堆里爬出来,清点人数时,经常是少人,找到战士夜里睡觉的地方,才发现已经冻死在雪下面。有些战士扛着炮,拿着枪,托着这些武器的手都冻坏了,下山后都需要截肢。

部队行进在耀眼的阳光下,强烈的阳光刺激使大家直流眼泪,那个时候大家缺乏卫生知识,不懂的什么叫“雪盲”,不几天,所有人的眼睛红肿,什么都看不见了。有的连队,一大半人的眼睛失明,大家就把背包带拿下来,彼此绑着手,“大家串一串儿,彼此牵着走”。

寒风吹,冰雹打,所有人的脸都裂了口子,脱了皮,露着鲜肉,寒风一吹,比刀割还疼,有几个月的时间,几乎就没人敢洗脸。

图为夏川过雪山

山上过雪山,山下过冰河。据不完全统计十八军进藏时过了将近一百多条冰河,最多的一天需趟过24条。“男兵统统光屁股。只有把衣服脱了光着过河,才能上了岸后迅速擦干,把干衣服穿上,才能继续前进。如果穿了裤子过冰河,上岸后裤子马上就会结成冰。别说走路,连腿都迈不开。”冰河上飘着冰块,也是非常锋利的。“碰到人腿上就是一个大口子。”

芦继兵说,据女战士们回忆,在进藏途中,女兵都怕碰上经期,接近经期就提心吊胆。进藏时,她们为了减轻携带行李的重量,谁也没有带卫生纸。月经来了,只能把棉裤腰间的棉花扯下来用。当时一条棉裤腰上的棉花扯不了几次就扯完了。河水冷到什么程度?脱掉鞋袜下到水中,脚板上立刻就冻粘上小石头,若随便拨弄下来,连石头带肉皮都会带下来。听说一位女兵上岸见脚板粘满钉螺一样的石头,忙用手一颗一颗往下拔,一拔一个坑,血淋淋的,连路都走不了。

图为十八军官兵行军趟过冰河

“后来,因为过的冰河实在太多了,女兵们总结出了经验。对付这种冻粘在脚上的石头必须在上岸以后,烧一堆火,将脚放在火边慢慢地加温,烤化冰后再一颗一颗地试着轻轻往下拣。”

“十八军过冰河时,往往身后都是一片血水”,经期过河,成为许多当时进藏女兵患妇科病的一个原因,而关节炎更是当年进藏女兵的常见病……但是,“河水再冰也得趟过去”。(中国西藏网 文/周晶 图/芦继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