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一家人都过上好日子——楚雄州开展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纪实

2017-10-13 10:47:10 肖静芳 中国民族报

  这里是东方人类故乡,诞生了举世皆知的元谋人;这里是世界恐龙之乡,发现了最完整的禄丰恐龙化石群;这里更是中国彝族文化大观园,有彝族同胞70多万人,支系多达13个,彝族文化异彩纷呈。这里,就是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

  作为多民族聚居地,楚雄州将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创建作为“一把手”工程来抓,坚定“各民族都是一家人,一家人都要过上好日子”的信念,秉持“做不好民族工作,全盘工作也做不好”的观点,2013年以来共投入民族专项资金3.01亿元,整合各类资金57亿元,共创建了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县市10个、示范乡镇58个、示范村298个、示范学校140所、示范企业44个、示范社区18个,有8个村被国家民委命名为“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2个单位被命名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示范单位”,形成了全州各民族共生共荣、和谐发展的生动局面。

  特色村寨:建设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

  第一次走进楚雄州楚雄市紫溪镇紫溪彝村的人,没有不发出惊叹的:“这哪里像农村呢?完全是一个景区、一座公园啊!”一栋栋规划整齐的民居,坐落在青山绿水的怀抱中。青砖青瓦青石板,黄墙彩绘雕花门,既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又不失现代气派。

  谁能想象,这个村以前是不折不扣的贫困村,村民们住的都是砖瓦房和土房,人畜一室。

  改变发生在2013年,云南省纪委挂点联系这个村,启动实施了紫溪彝村彝族特色村寨建设,时任云南省纪委书记辛维光提出“把紫溪彝村建设成为全省乃至全国一流的最彰显民族特色、最具有发展潜力的彝族村寨”。此后,针对该村实施的特色旅游村、生态绿化等25个项目,共投入民族团结进步示范乡镇建设专项资金100万元,其他项目资金1.09亿,新建和提升改造了84户彝族特色民居。

  “刚开始要我们改建房子,不愿意啊!花钱不说,还不能在家里养牛羊了,这日子怎么过啊?”村民张志华说,那时村民们都想不通,有的老人甚至失声痛哭。工作组天天来做工作,好不容易,张志华痛下决心签了房改合同,可施工方进屋开工时,她又反悔了,把人家撵了出去。

  如此几次三番,工作组磨破了嘴皮跑断了腿,村民们才勉强同意改建或新建自家的房子。然而,他们依然忧心忡忡:工作组承诺的美好生活能兑现吗?

  没想到,仅一年功夫,村子竟变得比工作组说得还要好。那独具彝风的民居,气派的火把广场,还有美丽的日月湖水体景观等,很快引来了八方游客。“政府帮我搞了‘农家乐’,真没想到第一年就赚了十七八万元,建房的贷款很快就还完了。”张志华想起当初的固执,觉得有些可笑,“还是政府为我们考虑得长远啊!”

  安居乐业,是每个人的梦想。曾几何时,楚雄州几十万居住在山区的少数民族群众,几代人就挤在一间破旧阴暗的茅草房、土掌房、杈杈房里。不通水、没有电,出村只有一条崎岖难行的土路。交通信息的闭塞,导致很多少数民族同胞不懂汉语,无法外出务工,难以致富。

  近5年来,楚雄州以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为统领,全面推进全州经济社会跨越式发展,脱贫攻坚战稳扎稳打,一个个基础设施齐备、民族文化浓郁、环境优美的特色村寨崛起于楚雄这片古老的土地上——

  双柏县法脿镇李方村,是彝族大锣笙文化的代表性村落。1100多万元的投入,完善了该村各项基础设施和民居改造,使这颗深山明珠大放光芒。交通条件的改善,大大方便了周边县市的彝族群众在火把节期间来这里参加古老神秘的取火仪式、和男女老少同跳大锣笙舞的场面。

  永仁县宜就镇彝人新村,是一个易地扶贫搬迁村。村里65户村民原先都住在边远山区,生产生活条件受到很大限制。根据群众自愿的原则,政府引导移民下山就业、就医、就学,并修建了功能完备的新村。一位村民说,这边生活便利,务工经商都方便,再也不想回去了。

  产业培植:铺就富裕之路的奠基石

  农村要富裕,产业培植是关键。“如果没有产业做支撑,村民即便靠政府大力帮扶短期脱了贫,也很有可能返贫。”楚雄州扶贫干部表示,只有少数民族村寨的产业发展起来了,脱贫攻坚才有底气。

  大姚县赵家店镇紫丘新村是从金沙江边移民搬迁的村。这里的彝族、傈僳族村民虽然“一移跨百年”,一举就从石头房搬进了“花园式别墅”,可“重搬迁、轻发展”的教训过去并非没有。为此,大姚县提出决不能让移民“住着新房子,过着穷日子”,将原来由赵家店镇经营、已经进入盛果期的95亩杨梅园作为集体资产划拨给移民村,2015年又扩种60亩,转租给企业经营,移民村收取租金,村民既可以到杨梅园打工,又能参与村集体分红,从而有了一部分稳定的收入。

  在紧邻紫丘新村的云南大姚金碧粉丝集团,步入车间,记者看到一片繁忙的景象,二十多名紫丘村妇女正动作娴熟地捆绑着小把粉丝。车间的墙上,贴着8月份女工们的工作量和收入表,最高的有2108元。当地干部介绍,粉丝厂房是政府投资和集体筹资建立起来的,工厂按件计酬,紫丘村妇女可以自由支配工作时间,做家事挣钱两不耽误。

  搬迁4年来,紫丘新村年人均纯收入从过去的800多元已跃升到8000多元,彻底斩断了穷根,成为楚雄州“移民搬迁脱贫一批”的典范。

  双柏县大庄镇通过引进一家青花椒种苗培育、种植及加工销售的公司,带动全镇种植青花椒4万余亩,农户种植3年以上每年亩产值可达1万元以上;永仁县通过土地流转,种植了2万亩被称为“液体黄金”的油橄榄,当地村民通过分片管护、采摘油橄榄,不用出门务工就有了一笔稳定的收入。

  如果说做大做强种植业、养殖业是农村传统的致富之路,那么挖掘民族文化资源、发展壮大文化和旅游产业则是更有潜力的创富之道。在楚雄州,以文化旅游产业立村的少数民族村寨如星星之火,渐有燎原之势。

  南华县龙川镇咪依噜风情谷,是一条长6.5公里、由6个彝族村落组成的风景带。自从政府将这里打造成国家3A级景区后,当地村民就吃上了“旅游饭”。据该店老板介绍,每当野生菌成熟时,来这里用餐的客人络绎不绝,去年她的收入近30万元。而像彝人客栈这样的餐馆,咪依噜风情谷就有十多家。

  武定县狮山镇马豆沟村,因为村内有钛矿,这里的彝、苗、汉族群众大多在矿上务工。“矿产有开采完的一天,以后乡亲们日子怎么过?我们要转型。”当地矿业公司经理、彝族致富带头人杨兴德说。2016年矿业公司与村集体共同投资,对村里废弃的尾矿坝进行平整,建起了一个能容纳千人的斗牛场,在春节和彝族火把节、苗族花山节期间举行斗牛活动。“斗牛是我们这里的传统,将斗牛品牌做起来,再加上我们还在开发休闲垂钓、温泉等项目,可以搞活乡村旅游。”杨兴德介绍,前几届斗牛比赛已吸引了贵州、湖南等地的民族同胞和游客前来,每次活动仅门票收入就超过百万元,村民们还通过在活动期间卖羊汤锅、水果、蔬菜等,实现了增收。

  和谐社区:营造共居共乐的良好氛围

  华灯初上,彝人古镇热闹起来了。作为楚雄州彝族文化色彩最浓郁的地方,人们都喜欢到这里吃彝家饭、赏彝族歌舞、逛特色小店。2006年以前,这里还是楚雄市郊的一片农田,随着旅游商业地产的开发,人群快速涌入,形成了一个新的聚落。2014年1月,彝人古镇社区应运而生了。

  1.1万常住人口,其中有21个少数民族成分的5855人,此外还有美、韩等外籍人员;有经营服饰、餐饮、工艺品的商户1200余家,他们彼此交往又存在竞争——面对如此复杂的社情,一个新生的社区如何维护团结呢?

  在彝人古镇社区居委会一站式办公大厅,用彝汉文书写的“民族团结调解室”和“少数民族服务窗口”的门牌格外醒目。“设立民族团结调解室,就是为了让大家坐下来心平气和地慢慢聊。”彝人古镇社区党总支书记余昌国说,该室成立以来,已化解了多起纠纷。

  2016年5月,一名86岁的回族老人感到心脏不适,在彝人古镇社区医院打针后不幸去世。事发后,家属和医院各执一词,老人在家乡的大批亲友闻讯赶来向医院讨要说法,眼看一场冲突将要发生。社区管委会在第一时间全员出动,给老人在古镇经商的女儿、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孙女做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于做通了家属的工作。

  为创建民族团结进步社区,彝人古镇社区还开展了“民族团结进步示范户”民主评选活动。20家商户从千家商户中脱颖而出,分别获得了社区1000元奖励。“别小看这个评选,竞争很激烈呢!能挂‘示范户’的牌子不仅是荣誉,还意味着品质和信誉,对消费者更有吸引力。挂牌的3年中,如果做得不好还会被摘牌,这更增加了其示范效应。” 余昌国说。团结安定的氛围,也造就了彝人古镇的商贸繁荣。

  清河社区,地处姚安县城郊,前身是清河村。早在9年前,清河村委会就以村两委为主导,成立了现代农业公司,将700多户农民的千亩土地流转出来搞规模化种植,壮大了集体经济,创造了颇受瞩目的“清河模式”。过去,由于彝族群众住在山区、汉族群众住在坝区,双方不仅来往少,还因水源问题发生过纠纷。“我们利用集体收入和政府扶持资金,投入近2000万元改善山区彝族居民的生产生活条件,其基础设施建设资金占了整个社区的50%。”清河社区干部介绍,基础设施的改善使彝族同胞的生产生活面貌焕然一新,他们与山下汉族居民的心也拉近了。每年火把节、祭龙节期间,社区都要拿出几千元给彝族居民过节,汉族居民也上山和他们一起过节,其乐融融。

  社区是城市的细胞,也是一个城市的缩影。正是有了成百上千个像彝人古镇和清河社区这样的和谐社区做基石,才筑牢了楚雄州城市民族工作的大厦,使城市成为各民族共居共乐的和谐家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