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子网 > 宗教 > 资讯

唐卡画师珠木巧:​笔落真功夫 画成见人心

2017-12-07 中国西藏新闻网

珠木巧(左)与强久平措老师在布达拉宫前合影留念。

珠木巧在绘制唐卡。

珠木巧正在指导学徒仁青巴桑(来自青海贵德县)创作毕业作品。

珠木巧和来自山南市洛扎县的桑阿旦增(中)、来自云南德钦县的白玛顿珠(右)学徒一起交流学习唐卡知识。

珠木巧及其徒弟正在霍尔唐卡画室内认真绘制唐卡、交流心得。

珠木巧年龄最小的学徒——来自那曲地区7岁的扎西达瓦正在学习唐卡绘画知识。

珠木巧荣获的各种奖状。

珠木巧和收藏他唐卡作品的王先生(右)合影留念。

丹巴绕旦大师(左)与珠木巧合影留念。

丹巴绕旦大师(右五)在给自己的学生讲解勉唐派创始人勉拉顿珠的唐卡理论著作后和学生们合影(左起第一个为珠木巧)。

在霍尔唐卡画室里学习唐卡绘画的米书(来自东北)向记者展示自己的作品《祥云》。

进屋先脱鞋,这是珠木巧画室的规矩。

画室不大,100多平米,民宅的布局,各个房间都铺满了好看的藏毯,摆上了盆栽和画作,干净而整洁。

八九个人散在各个角落里,每个人面前都立着一幅画布,有的在打稿,有的在上色,有的在绘制自己学徒生涯的最后一幅唐卡,有的已经在赶制客人早已预定下的作品。画室里静悄悄的,似乎全世界都只剩下他们眼前的线条和色块。

珠木巧是这群人的师长和“总管”。

在画室一角的会客厅里,夏日午后的阳光倾泻在桌前的天竺葵上,也倾泻在墙上五彩的唐卡上。

珠木巧拿出精致的茶具,斟上几盏龙井,伴着嘴边微微升腾的气流,讲起了他的故事。

28岁的珠木巧生于西藏那曲一户牧民家庭,从小喜欢唐卡,喜欢唐卡上姿态万千的佛陀和鲜艳夺目的色彩。

于是,12岁时,他师从嘎玛嘎赤派唐卡传承人桑角彭措学习唐卡绘画基础,5年后,又师从罗桑大师学习佛像雕塑艺术,2009年,开始跟随勉唐派唐卡传承人丹巴绕旦学习勉唐派唐卡绘画。

嘎玛嘎赤派唐卡、勉唐派唐卡和佛像雕塑三重创作技巧和艺术理念的“加持”,赋予了珠木巧源源不绝的创新动力和创作空间。

到了2015年,珠木巧用近三年时间绘制的大型毕业唐卡作品《金刚持》最终完成。

这幅作品塑造了大大小小100余个形态各异的佛像,构图复杂多变、线条流畅清晰、色彩明艳瑰丽,观之让人嗟叹。

也正是这幅作品,让珠木巧拿遍了全国、西藏、青海等各大唐卡展览中的大奖,也让他在唐卡绘画领域崭露头角。直到现在,珠木巧仍视其为自己的代表作。曾有私人收藏家愿以130万元购买这幅作品,他都没有卖。

“当时我刚刚学成毕业,生活很不宽裕,有人愿意出这么高的价格,我的确心动了,但考虑了整整三天,最终没有出售。”珠木巧说,这幅《金刚持》,耗费了他大量的心血,光是打底稿都查阅了大量的资料,用了三个多月时间,他为创作这幅作品竭尽才思、下足功夫,而且唐卡底部还誊写有丹巴绕旦老师论其优秀的评语,他舍不得卖。

珠木巧还说,一直以来,他都在为别人作画,这一次他想留一幅作品在自己身边,以后也不打算卖。

绘画路上多艰苦。到现在,回忆起自己学生时代和创作毕业作品时经历的辛苦,珠木巧仍历历在目。

珠木巧的家庭不算富裕,初来拉萨跟随丹巴绕旦老师学画唐卡时,全家人给他凑了2万元钱,可是没想到,在拉萨租房子、吃饭、买颜料、买画布样样都要花钱,2万元很快就用完了。

“没办法,当时也不好意思再向家里要钱,为了赚钱,我就每天晚上悄悄跑到夜市上卖花。”就这样,珠木巧卖了8个月的花,但赚的钱也很快用完了。此时临近毕业,毕业作品的金粉钱、颜料钱却还没有着落,他又不得不跑到青海,去给人家画壁画,赚取每天250元的劳务费。

尽管生活困难,但珠木巧却从来没想过去卖唐卡挣钱,他说:“我老师教导过我,做学生时,千万不能想着挣钱,不然急功近利,静不下来,功夫是学不到家的。”

就这样,功夫不负有心人,所有的拮据、辛苦和坚持总算有了回报。如今,珠木巧有了名气,作品能卖上价了,也收了学徒,办起了自己的画室。

而此时,重新出发的他,选择以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去帮助自己的学生。

一些从藏北甚至青海来的孩子们想跟着珠木巧学画唐卡,他不管人家经济条件怎么样,只要有一腔热情,是真心想学的,珠木巧照单全收。

“许多从牧区来的孩子,家庭条件比较差,但非常上进,看到他们,我总是想到自己,我也是从一个穷小子一步步过来的,他们既然来了,我包他们吃住,哪怕自己借钱,也一定要收。”就这样,珠木巧收了许多学徒,他还说:“许多孩子是真心喜欢唐卡,他们把画唐卡作为自己的人生路,我怎么忍心不帮他们一把呢,而且不让他们画唐卡的话,谁也说不清楚他们今后的人生会怎样,我不能断了他们的梦想。”

画一幅唐卡,少则三五周,多则三五载,耗的是功夫,靠的是耐心。超长的创作周期,如果没有从一而终、发自内心的喜爱和执着,是很难坚持下来的。

珠木巧见惯了唐卡画界的人来人往、过眼云烟,因此,他在给自己的徒弟上课时,不断地告诫他们一定要静得下心、沉得住气,不要想着将来能成名成家,先把手下的每一个线条勾勒好,每一种颜色调试好。

“有一次,一个学生对我说,他每天都在画,却每天都画不好,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对他说,是你心太乱了,想的东西太多,受到外界的干扰太大。画唐卡也是一种修行,修的就是你的心。”珠木巧这样说道。这个看起来强壮威武的藏北汉子,却有着细密沉静的心思。

也正是为了营造清新宁静的环境,珠木巧要求画室卫生要及时打扫,所有人进画室一定要先脱鞋,画室内所有的物品一定要归置妥当,绝不能像街头小店那般杂乱。

除了带徒弟,珠木巧自己也在不断创作,不断创新。

他的作品兼具嘎玛嘎赤派的山水工笔韵味和勉唐派的民族宗教风情,且善于把当代艺术技法和汉族国画元素融入到作品中,赋予唐卡以构思新鲜、主题多元、不拘一格的特征。

为了拓宽眼界,教好徒弟,珠木巧常常到各地去采风、看展,寻找创作灵感,并带着徒弟到拉萨各处寺庙参观、讲解壁画,但他却从不以宗教历史的角度去讲,而是从绘画艺术和创作技法上讲,深受徒弟们的喜欢。

对于未来,珠木巧有着自己的想法和规划,他打算在明年办一场自己的个人唐卡展,并把更多花鸟鱼虫、山水风景的元素融入到作品中,跳出传统唐卡浓墨重彩、繁复严肃、巨幅大作,难进寻常人家的苑囿,代之以清新雅致、简约明快、小幅隽秀的方式,让唐卡走向更多的普通群众中。(记者 刘枫 格桑伦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