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子网 > 新闻 > 图说西藏

探秘三江源丨可可西里,我忍住孤独寂寞守护你

2017-09-14 08:38:40 姜燕 新民晚报

  经青海省治多县、曲麻莱县,穿越数百公里的可可西里无人区,我们与这个7月7日新晋的“世界自然遗产”来了一次亲密接触,一路饱览大好风光。谁又知道,这片土地的静谧与祥和,全因巡山卫士的守护。


英武的可可西里保护之师。三江源国家公园提供

  海拔4000多米的青藏公路沿线,可可西里4个保护站依次排开,最早只有一顶帐篷就算建了站的不冻泉保护站、著名的索南达杰保护站、扼守藏羚羊迁徙通道咽喉的五道梁保护站和沱沱河保护站。从青藏公路向可可西里纵深处延伸,还有藏羚羊产仔的重要区域、海拔5600米的卓乃湖保护站、太阳湖保护站,与新疆阿尔金山保护区交界地带的防守卡点……


索南达杰保护站。

  每一个站点上,都有人常年值守。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管委会可可西里管理处的37个正式职工和34个临时工,把可可西里4.5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当成自己的家园,誓死看护。

  巡山:最大的敌人是大自然

  每个月,索南达杰保护站的巡查队员达才都要在站上和格尔木轮班,15天一轮。驻站时巡查周边,回到格尔木后还要参加局里组织的大规模巡山。两辆皮卡车,带足吃的喝的,一去就是七八天、半个月。

 
巡山卫士守护着这片土地的宁静与详和。三江源国家公园提供

  巡山,是为了巡查非法盗猎、盗采分子。曾经,可可西里腹地罪恶的枪声一次次响起,藏羚羊种群数量急剧下降。巡山队员们多少次面对盗猎分子子弹上膛的猎枪,在与盗猎分子的战斗中,英雄索南达杰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的精神成为可可西里守卫者们一生坚守的誓言。


可可西里索南达杰纪念碑。三江源国家公园提供

  如今,可可西里已8年没有响起枪声。藏羚羊种群数量也从1万多只恢复到7万多只,看到人类,藏羚羊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惊恐。在卓乃湖藏羚羊产仔地,队员们早上起来,帐篷周围都是藏羚羊。

  虽说盗猎分子危险,可比他们更危险的“敌人”是大自然。巡山的路线大多在海拔5000米以上,藏羚羊产仔地卓乃湖和太阳湖的海拔更在5400米-5600米,气候多变,时而下雪和冰雹,有时一天就经历四季。早上进去时沟还是干的,下午出来时可能就成了一条河。山上本没有路,有时还能看见以前巡山的车辙,更多的时候早就被雨水冲掉了,还要把车开到最高处观望 、探路。现在技术条件好了,有了GPS,他们才消除这个后顾之忧。

 
巡查队员们在可可西里巡山途中。三江源国家公园提供

  可可西里腹地沼泽多,车辆经常陷进泥里,挖车是家常便饭。索南达杰保护站第一任站长、在可可西里守卫了20年的才仁桑周说,有时身边连块苹果大的石头也找不见,只能把帐篷和被褥抱下来垫在车轮前面。在极度缺氧、无法救援的情况下,车就是命,无论如何也要把车挖出来,至于被褥,找有水的地方洗一洗,天气好的时候晒一晒,将就着就能盖。虽然常年在高原活动,但并不代表他们不会有高原反应,干挖车这样的体力活,都是拼着性命在做。才仁桑周说,他们那一批,好几个都是肺气肿。


巡山的车辆随时可能陷入泥淖。三江源国家公园提供

  去年8月,前一批队员6人在巡山中皮卡车坏了,只能一边找救援,一边往外赶。偏偏去年雨水特别多,已经连下了20多天雨,救援的人也无法抵达。当救援人员好不容易赶到的时候,情况一点也没有好转,6个难兄难弟变成了10个。拼命往外撤,一步步往外挪,队员们白天黑夜都在挖车。帐篷铺在车底,车开过去,再把帐篷拿起来,又铺到车前的地上。快出来的时候,最后一箱方便面兄弟们分着吃完,干粮终于耗尽了,但距离索站还有几十公里。“要死就一起死!”这一句话,支撑着一行人回到了终点。

  呵护:小羊羔是他们的宝宝

  每年5月,藏羚羊都会花上一个多月时间,从青海省治多县索加乡、曲麻莱县曲麻河乡(这两地是藏羚羊产仔后的主要栖息地,故与可可西里一起划为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新疆阿尔金山和西藏等地往可可西里腹地卓乃湖、太阳湖产仔。这条迁徙路线,像一个藏地密码,存储在它们的基因之中。

  藏羚羊们最幸福的季节,也是最危险的季节,每年5到8月,迁徙路线上的五道梁保护站就会严阵以待,每天会派人在公路边拿着望远镜放哨,远远地看到几百头藏羚羊过来了,便会拦下两边的车辆,等羊群全部过完了才放行。曲麻莱县曲麻河乡的生态管护员,则在自己辖区内,每公里设一岗守护迁徙的藏羚羊。

藏羚羊迁徙的季节,五道梁保护站的巡查队员总是在公路边值守,一发现有成群的藏羚羊过来,便拦住道路,让羊群安全通过。三江源国家公园提供

  在海拔5400米的卓乃湖,整整2个多月的繁殖季节,都有保护站的队员守候。两辆车,两顶帐篷,一次性带进所需补给,直待到藏羚羊全部安全产羔。天敌棕熊、沙狐、狼和乌鸦差不多同期而至,在外围只待小羊羔呱呱坠地,伺机出动。自然界的捕猎,队员们一般不会干预,可有时眼睁睁看着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小羊羔被吃掉,他们还是忍不住“虎口夺食”,将胎盘还没脱掉的小羊羔救下来,抱到帐篷里,嘴对嘴地给它们喂牛奶。

  有和父母走失的小羊羔,队员就把它们救回索站,这里设有可可西里野生动物救助中心。受伤的藏羚羊、藏野驴、黄羊、野牦牛、金雕等都在这里得到过救助。


刚刚从卓乃湖救回索南达杰保护站的小羊羔。三江源国家公园提供

  小羊羔们也为索站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这些粗糙的汉子,一遇到小羊羔,一个个都变成了温柔“奶爸”。有的队员甚至都没给自己的孩子喂过奶。为了让小羊适应野外,队员们每天还要冒着得肺水肿的危险,带着小羊在海拔4600米的高原上奔跑。


队员为小羊羔喂奶。三江源国家公园提供


索南达杰保护站里受到救助的藏羚羊宝宝们。

  喂出了感情,一年过去,要把长大的小羊放回到山野回归羊群的时候,队员们心中总是五味杂陈。一道道围栏打开,看着小羊一步步走向草原深处,真是像目送着自己的孩子远去。有一年三四月间,大地仍然冰封,一头公羊在索站的周围徘徊,像是要找水喝。队员们固执地认为,它一定是在这里住过,心里有记忆的。


队员看着小羊一步步走向草原深处,仿佛是在目送着自己的孩子远去。三江源国家公园提供

  后悔:最想给她好好做顿饭

  在可可西里,最难熬的是寂寞。夏季还好,门前的319国道上车水马龙,日夜不息;一到冬天,大家就盼着有个车的影子,不然就是几个队员对坐着干瞪眼。过年的时候要是在巡山,唱唱歌就算是过年,想放个鞭炮还要看看有没有动物,怕惊扰到他们。


巡山途中的午餐。三江源国家公园提供

  再就是找不到对象。好几个队员都三十好几了,还没个着落。大都是谈了好几个,都吹了,最多维持不到半年。女方的理由很简单,你在可可西里工作,天天上山,没时间陪我,这个苦我受不了。达才的微信名叫作“爱情没有办法弄虚作假”,爱情,是这支队伍里最缺乏、最渴望的东西,他们渴望找到心地与这片土地一样纯净,能与他们共同坚守可可西里的另一半。我们在索站采访时,听到一个好消息,36岁的蒙族队员呼斯巴义尔刚刚找到了一位好姑娘,即将迎娶她为新娘。

  从连核心区都看不到动物,到现在随时可以见到它们,队员们觉得青春年华献在这儿,值。可付出的背后也有最后悔的事。很多队员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和亲朋好友都在玉树。每月往返于保护站和格尔木,队员们很少能回玉树的家看一看。

  “最后悔的就是对家里人,我1997年到这里,现在母亲80多岁了,这么二十年,我就给她倒过三五次茶,其他伺候就更别说了。我总是想着,什么时候能把她伺候一下,带她到什么地方转一转,回家给她好好做顿饭!”才仁桑周说。

  重要提示:

  1、如果您沿青藏线自驾,开到“不冻泉”到沱沱河这一段路时,请一定开慢点,因为路上常有珍稀野生动物经过。前两年,达才接到游客通过110转来的电话报告,在青藏公路2943公里处有一只藏羚羊被撞受伤。他们赶到时,它还没有死,但一条腿几乎断掉,内脏也严重受伤。达才他们把它抱到皮卡车的后厢,给它铺上褥子,带回站里消毒,包扎伤口。但因受伤太重,这只藏羚羊还是没过多久就去世了,队员们非常伤心。

  今年8月17日,达才的朋友圈里又发布了几张惨不忍睹的藏羚羊被撞倒在地的照片,并告诫来往的司机,一定不要再让这样的惨案发生! 

  2、如果您想穿越可可西里旅游,可能还要稍待时日。

  可可西里森林公安局副局长罗延海说,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有明文规定,未经批准不得擅自进入。一旦发现有人在保护区内驾车穿越,牧民便会向管理处举报。去年就曾经发生过一起,今年还未发生过。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管委会可可西里管理处也会发布禁止穿越的通告,但辖区面积大,边界线长,与其他保护区接壤地带的管理稍显薄弱。 

  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1997年成立,2000实施全封闭保护。三江源国家公园成立后,确实有呼吁开放旅游的声音,国家公园也有开辟旅游路线的规划,在保护的基础上科学、合理地开展旅游,是必然趋势。但长江源园区和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旅游开放,可能难度更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