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子网 > 新闻 > 博览

特朗普即将公布对华新战略 中美关系走向引热议

2017-12-06 中国侨网

原标题特朗普即将公布对华新战略

据白宫消息人士透露,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在未来几周内推出新国家安全战略,主要内容涵盖对中国、俄罗斯、伊朗以及朝鲜的新政策。未来一段时间内,中美关系将会往何处走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焦点。

在11月30日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联合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举办的“新时代”背景下中美关系研讨会暨《美国总统选举政治研究》新书发布会上,多位美国问题专家就此事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作了分析。

中国影响力成新战略关注焦点

据美国《华尔街时报》报道, 特朗普即将对外公布的这份新国家安全战略由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赫伯特·麦克马斯特主导推进。从今年3月开始新战略的研究工作便已开始,可直到上周,特朗普的多位负责国家安全问题的顾问仍在讨论新战略的具体内容。

一名白宫消息人士透露说,在对华新战略方面,美国政府将如何遏制或应对中国在全球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作为重点。与此同时,如何共同应对朝鲜的核武器威胁,也是特朗普安全战略团队讨论对华新战略时的一个重点。

12月2日,路透社援引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导弹防御战略部队小组委员会主席、国会议员麦克·罗杰斯的话报道称,为了应对朝鲜核武器威胁,美国国防部导弹防御局正在美国西海岸寻找部署新导弹防御系统的场地,而这套新系统极可能包括“萨德”反导系统。罗杰斯称,目前导弹防御局的唯一任务就是物色最佳部署地点。不过,在美国之前公布的2018年度国防预算中并不包括此项计划,因而,若美国真打算在西海岸部署额外的导弹防御系统,最早也得在明年之后。

对于美国考虑在西海岸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消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2月4日回应称,当前朝鲜半岛局势处于高度敏感的状态,希望各方都能保持克制,多做有助于半岛局势缓和的事。而针对反导问题,耿爽也强调说,反导问题事关全球战略安全稳定与战略平衡,希望各方都能本着负责任的态度慎重处理。

中美关系发展“时间差”问题或已被解决

未来一段时间内,中美关系总体上将如何发展?又将受到哪些因素的影响?

对此,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主任王辉耀指出,中美是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也是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中美关系更是当前国际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因而,加深对彼此的了解至关重要,而对美国国内政治的研究将助于准确判断中美关系走向。

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美国总统选举政治研究》作者林宏宇教授向记者指出,仔细盘点从去年11月赢得大选胜利到上台执政至今,特朗普作为美国选举政治的“特殊个体”,从表面来看似乎给美国政治造成了很大麻烦,但对美国政治的长远发展来说却是利大于弊,“从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挽救了美国,修正了美国原本非民主即共和、非左即右的两党极化状况”。基于这一点,林宏宇教授对未来一段时间内中美关系总体走向持有限乐观态度。

他向记者解释说,得出这一结论是因为3点理由:其一,特朗普本身很特殊,不属于原先美国传统的两党制总统,他在未来中美关系发展上的“被塑造性”会很强。从海湖庄园会晤到上个月访华,外界都可看到这一点。其二,2008年以来中美关系发展一直存在“时间差”问题,这一方面是因为两国政治周期存在“时间差”,另一方面也是两国高层对彼此关系走向的判断存在“时间差”。不过,上个月特朗普访华基本解决了这个问题,中美或许已在某种程度上完成了“对表”。其三,海湖庄园会晤后,中美形成的4个高级别沟通机制有助于构建未来的中美关系。目前这些机制之所以还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主要是因为特朗普政府内部很多岗位还空缺,还缺“真正能干活的人”。

朝核问题仍将是影响中美关系的一大因素

对于中美关系未来走向,国际关系学院校长助理、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达巍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则作出了有限悲观的判断。他向记者指出,从短期来看,中美关系仍将比较稳定,尤其特朗普上个月成功访华后双方都认为整体效果不错,但“应该注意到当前中美关系的‘稳定’比较脆弱”。

达巍认为,造成当前中美关系“脆弱”稳定的有3个因素。他解释说,特朗普本人的个性及其在中美关系上的议程,给中美关系走向带来了第一个不确定性。他说:“比如特朗普究竟会如何应对当前的朝核僵局?如果特朗普最终认为中方无法在朝核问题上满足其需求,又将如何调整中美关系?这些都会令两国关系的未来走向充满不确定性。”

不过,达巍也表示,虽然如何应对朝核问题会影响中美两国关系,但两国不会因朝核问题对抗起来。他说:“近一段时间内,我们都看到中美在朝核问题上加大了协调力度,我相信下一步还是会这样,只是有些事情由美国一家做,有些由中国做,有些则提交给联合国。”

此外,达巍指出,白宫、国务院以及国防部等主导未来对华政策走向的重要官员的缺位,以及国会中建制派对特朗普对外政策的制衡,也是影响当前中美关系发展稳定局面的另外两大因素。

相较于短期内比较脆弱的稳定局面,达巍认为中美关系发展从长期来看会面临比较大的压力。他指出,中美关系未来发展的压力主要来自3个方面:一是在中国强大起来的过程中,中美“两强”的关系不易处理;二是中美的发展模式分路而行,虽不是分道扬镳或平行线,但至少前方走向是曲折的,这与过去美国主流舆论认为“中美发展道路终将交汇”的观点是不同的;第三则是现阶段中国希望对世界作出更大贡献,而美国目前的想法则恰恰相反。这三重压力都将给中美未来关系走向带来一些不确定性。

本报北京12月5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陈小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