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子网 > 新闻 > 国内

北京城市副中心工地上有一家父子兵

2017-10-11 15:19:15 北京晚报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北京城市副中心A3项目建设工地,就有这样的父子兵。53岁的外施队项目经理彭代勇负责施工的全面协调,大儿子彭程是生产经理,二儿子彭俊负责机电技术,三儿子彭杰则主管测量。别看父子同在一个项目部,因为工作忙碌,竟然一整年都说不上“几句话”。一家子坚守在副中心建设一线,共同见证了工程“84小时一层”的建设奇迹,为新城的崛起添砖加瓦。

感悟

要不是看见拔地而起的高楼,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这工程竟然就这么抢出来了。我和儿子租的房子离工地不远,如今,偶尔到附近散步时,总能望见日新月异的建筑群,不光是感慨,还有发自内心的自豪。

小传

彭代勇,四川人,1989年来北京从事建筑业,如今已从业31年。从木工、技术员,一步步干到项目经理,曾参与过奥运会国家会议中心、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台湾展厅等三四十个工程的建设。

身边熟悉彭师傅的人都知道,他没啥别的爱好,唯一喜欢的就是扛着鱼竿出门钓鱼。可自从来了副中心项目,却忙得脚打后脑勺,好久没摸过钓鱼竿了。

如今,彭师傅最大的愿望,就是等他负责的副中心项目建成后,开着车,约上朋友,一起去痛痛快快地钓次鱼。

父:43天抢工期 数着小时熬日子

常年坚守在施工一线,一年到头只在四川老家待七八天,彭代勇也曾犹豫过让不让孩子们干这行。不过,耳濡目染,三个儿子长大后还是从事了建筑行业。A3项目主体结构封顶后,大儿子彭程调往其他建设项目。但是孩子们心中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将来能像父亲一样,带领工人们干好工程。

2015年12月19日,从事建筑行业31年的彭代勇接到通知,让他来北京城市副中心A3项目建设工地负责施工的全面协调。那时,彭师傅在北京租的房子位于京西门头沟,距离副中心足足有80多公里。

别看曾经参与过奥运会国家会议中心等多个重大项目的建设,但彭师傅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从接到电话,心里就只有一个感觉,压力大,那种说不出来的压力。”

2016年8月份,经过了半年多的前期筹备,设计图纸确定,施工全面展开。彭师傅一下子忙了起来。“和别的施工项目完全不一样,这次副中心的施工,最大的难点就是要边设计、边施工。”图纸与施工几乎同步进行,彭师傅这边一边动工,还专门派了人盯在设计院,最新的设计图纸一出来,立刻通过网络第一时间发到工地。

结构施工的3个月时间,也是彭师傅最忙的3个月。他把家安在了工地上,家里人只好每天把饭直接给他送到工地,他三口两口就吃完了,扔下筷子就往施工现场跑,每顿饭吃的什么根本没印象。好不容易和儿子们见面也是在工地,说的还是工程上的事。

距离大年三十儿还有43天的时间,感觉时间不够了,于是,整个工地进入了抢工期的阶段。“什么叫数着日子过!那怎么来得及,我们那时候都是数着小时过!”彭师傅每天凌晨4点之前就会准时在工地露面,即使好不容易回趟家,也不过是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就往工地跑。每天能睡多久?彭师傅翻着眼睛想了半天说,基本没时间睡。办公室里躺两个小时,最多也就睡3个多小时,就这么熬着。晚上,透过办公室的窗户,正好能看到不远处施工的工人们正在加班加点抢工期,你自然就睡不着了。除了在工地解决各种问题,彭师傅的标志性动作就是捧着个日记本,愁得直挠头。“当时手底下管着2670人,又要分成钢筋、混凝土、架子、信号等等不同的组,好几千人怎么安排才能把工期省出一两个小时啊?每天想得头都大了。”

抢工期的43天终于结束了,过年前,给工人们结完账,彭师傅深一脚、浅一脚地从工地出来,这才准备回家过年。

子:测量放线 干的是工地最苦的活儿

27岁的彭杰,是彭师傅最小的儿子,在北京城市副中心A3项目建设工地中主要负责的是测量放线的工作。

父亲是个“很累很累的人”。彭杰解释,父亲基本上不回家,非常辛苦。小时候,在老家的孩子们只有等到过年那几天才能见到父亲,说不了几天话,父亲就又走了。有一次过春节,父亲只在家过了个除夕夜就走了,连过年的饺子都是在飞机上吃的。

从两岁起,几乎每年寒暑假,彭杰都会跟着妈妈来北京投奔父亲。工地在哪,他们家就在哪儿。到2009年,彭杰正式进入建筑行业。

拿副中心的这个建设项目来说,彭杰其实比彭师傅来工地还要早,相当于排头兵。“我刚来A3项目建设工地的时候,这里什么都没有,一片荒芜。我们平时干惯了活的都知道,施工这事,谁最先去,谁是最辛苦的。后面来的,有水有电有空调,相比之下就轻松很多。”

寒冬腊月,彭杰和工人们开始在清空的空地上竖立围挡,进行前期开荒准备工作。没水、没电、没房,遇上下雨,大荒地上连棵树都没有,想躲雨都没地方躲。上厕所去哪呢?自己随便找个坑就解决了。工地上给每个人发了一件厚实的军大衣,但是寒风一吹,多厚的大衣都没用了。在室外呆上几分钟,脸和腿就冻麻木了,自己用手摸摸脸蛋,一点感觉都没有,已经完全僵硬了。零下20多度的天气里,手指被冻得弯不过来。最冷的时候,彭杰和工人们只好找来个大铁桶,往桶里扔点木棍、树根,在野外点起火来取暖。把手掌凑近火堆烤1分钟,趁着热乎劲手指能弯曲了,立刻跑去竖围挡,干1分钟活,又冷得受不了,只好再去烤火。就这么周而复始,最终立起了围挡、平整土地,还在荒地上建起了“办公用房”。“说是办公用房,其实就是运了3个集装箱到空场上当办公室。”彭杰说,集装箱里虽然可以挡挡风,但还是冷。

一次半夜两三点,临时有个测量的任务,彭杰二话不说,披上大衣就要出门。被人叫住问:你干吗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就不能撒个手,让手底下的人去锻炼锻炼?彭杰没吭声,继续往外头走,那天晚上,他一直在深深的坑底呆了一整夜。彭杰说,凡事亲力亲为,这点就是从父亲身上学到的。

他告诉记者:“副中心的项目在他心目中有着非常重要的位置。在这个项目里,我们测量这个工种是走在最前面的,后续其他的工种都要在我们测量之后才能进行。如果测量的时候,我们的工序发生了误差,多量了10厘米,那么后续所有的工程都会出现误差,导致整栋楼盖起来之后,就会比原本设计的长高10厘米。如果少量了5厘米,最后人住进来,就会觉得整个屋子变矮了。等楼都修好了,就没法补救了,总不能砸了墙重建吧。所以我不放心,总觉得即使派了手底下的人去干,自己也得在现场盯着才放心。”

在副中心项目建设最忙的日子里,彭杰整整两个月没有回过家。

本报记者 张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