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子网 > 新闻 > 国内

寻找九寨沟地震失联者尕迪

2017-08-14 10:08:25 北京青年报

失联之前,从九寨沟到西班牙的8000多公里,是尕迪想跨越的距离。他喜欢梅西,要去偶像踢球的国家看看。

尕迪这一辈年轻人赶上了九寨沟的好时候,景区开发日趋完善,人们的生活富裕起来。尕迪和同龄人得到了更好的教育,也有机会去看看更广阔的世界。

这一切止于2017年8月8日,地震来袭之后,尕迪和三名同伴在震中熊猫海再无音讯。

景区“兼职”

母亲劝尕迪别去,但他还是出了门。尕迪刚刚结束高考,去景区准备货物,可以自己挣一些学费

尕迪很爱自己的故乡九寨沟,8月8日中午的朋友圈,他又把镜头对准了家门前的这片山水,配文写着:“时代感的照片……真美。”

叔叔仁真记得,那天九寨沟的日头很足,尕迪一身黑衣黑裤的短打扮,露出结实的肌肉。这个才满20岁的大男孩刚刚结束自己的高考,在度过这个暑假之后,他将返回成都开始大学的学业。

尕迪在家排行老四,上面是三个姐姐。母亲一直想要个儿子,在30多岁时才生下了尕迪。

8月8日这天晚上,才吃过饭,尕迪又说要和朋友出去聚餐。家人追问,他才承认是要去景点收拾货物。

趁着假期在景区售卖商品,是附近很多年轻人的“兼职”,尕迪和三名同伴也是如此。他们中既有人和尕迪一样,刚刚结束高考,想筹措些学费,也有人是家中长子,要负担两个妹妹的学业。

母亲劝尕迪别去,但他还是出了门。“家里条件还可以,他本来不用这样,也许是觉得自己大了吧。”仁真说。

那一晚,仁真在景区外的镇子上又见到过尕迪几个人,他们不大善于此道,正四处找着批发商品的店铺。还是仁真带着几个孩子找到了靠谱的门店。之后,尕迪四人开着辆皮卡,一路驶向了景区深处。

晚上9点以后,一位同伴曾给家里打过电话,说是到了景点熊猫海附近。几分钟之后,地震来袭。

仁真赶回家里,女眷和孩子们都平安,唯独缺了尕迪。

震中树正寨

尕迪家的小楼外墙上画着龙、虎和牦牛,有辟邪福佑的意味。地震中小楼墙体开裂,天花板掉了下来

从经纬度上比照,震中就在尕迪的故乡树正寨背后。

九寨沟因九座藏族村寨得名,当景区逐渐形成后,树正寨一度是最被羡慕的那个。景区公路蜿蜒而过,正好在树正寨前修了一个停车场,大批游客聚集于此。

地震之后,风光不再,停车场被大批的救援车辆占据。

听说树正寨受灾之后,一位曾经到访过的游客回忆起了6月时的情景。他们见到了一座漂亮的藏式小楼,那正是尕迪的家。

游客被丰盛的美食招待,尕迪来了兴致,在家里放起了DJ打碟的音乐,他还热情地联系了免费的车辆,搭游客去景区。“总而言之,是个特别特别好的小哥哥。”

虽然尕迪家的小楼已经建了快30年,但因为自叔父辈到尕迪这一代,十几口人住在一起,房屋一直被精心维护着。经过地震,尕迪家的小楼结构没有损害,但是墙体开裂,还有的房间天花板掉了下来。

叔叔仁真这一辈人,经历了九寨沟改变的年代。仁真年少时,九寨沟仍然是片林场,村民们则过着传统的农耕生活,少有外人踏足这片世外桃源。

到上世纪80年代,九寨沟的声名逐渐为外界所知。有游客顺着山路走进来,村民开始向他们售卖吃食。看到机会,越来越多的人家迁居到道路两旁,所做的生意也扩大到包括民族服饰和各种纪念品。

仁真上学时也只到了阿坝州的首府马尔康,他早早结婚生子,如今孙子都已上了中学。但当生活富裕起来,这注定不会是尕迪这一代人所要经过的轨迹,还有更大的世界等着他们。

像三个姐姐一样,尕迪从小学就被送到成都读书。仁真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时代变了,得让孩子们拿知识武装自己。”

在家里,母亲更严厉些,父亲则很少对尕迪说个“不”字。知道儿子一个人在外辛苦,除了每个星期300元钱的生活费,他总还找着各种借口给尕迪发个微信红包。

地震之后,尕迪失联,父亲也是最急的那个人。他早早带人往熊猫海的方向找去,但才走了几公里,整面山体滑下来,路被阻死了。

“熊猫海”木牌

搜救队8月10日下午传来消息,有10名被困人员被带了回来,里面没有尕迪和他的三名同伴

地震之后,谢玉(化名)一直想联系上尕迪,电话那头总是占线。谢玉对北青报记者说,“我以为他没事,只是在跟别人通话。”

直到几天后,她看到了初中班主任发出的寻人信息,“难道还没找到么?”

谢玉和尕迪初中时是同学,两人都曾当过班长,谢玉一直记得尕迪对自己的照顾。她一个女孩,有时难免“压不住场面”,尕迪站到讲台上,教室里就会安静下来。

“学校里很多人都认识他。”谢玉相信,这是因为尕迪的“个人魅力”。下了体育课,他总给朋友们买来很多饮料,有了好吃的,也不会少了室友的。“有福一起享,有难都是他一个人担。”

一个人在外,尕迪愈发独立,班里的电教设备坏了,都是他亲自来修。他还喜欢足球,隔不久就会在微博上晒出踢球时的照片,甚至带着“炫耀”展示比赛时留下的伤疤。

谢玉始终忘不了冬天时操场上的情景,尕迪穿着背心在做引体向上,“一做就是好几十个。”

出色的体质,也被家人视作尕迪获救的希望。

树正寨三面环山,余震仍然带着山石不断滚落。家人看着周围腾起的烟尘,猜测着山沟那边,尕迪可能正经历的情景:他的身体那么好,一定是爬到了半山腰上;他只穿了短裤短袖,怎么才能熬过晚上的降温;水源在山脚底下,有滑坡落石,要下去取水太危险了……

地震两天后,有直升机从树正寨上方飞过,传来了发现被困人员的消息。叔叔仁真数着直升机飞过的频率,猜测应该是在空投补给。

一块木牌放在尕迪家救灾帐篷的旁边,上面尽可能大地写着“熊猫海”三个字,希望能给直升机指明方向。

8月10日,天空中直升机飞过得更加频繁,家人们想想,应该是有人被救出来了,赶紧去镇上的机场等候。

下午传来消息,有10名被困人员被救了回来,里面没有尕迪和他的三名同伴。

《让我再看你一眼》

8月11日,一具遗体在水中被发现,据媒体报道,身上的证件是尕迪的三名同伴之一

地震前两周,初中班主任和同学还到过尕迪家做客,他喜欢让朋友们看到故乡的景色。尕迪总和谢玉说:“你还欠我一次九寨沟之旅。”

尕迪自己则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他最爱的足球明星是巴塞罗那的梅西,在高中学习了西班牙语,很早就说过,要去偶像踢球的国家看看。

同学们不断转发着寻人信息,初中班级的微信群里,一些许久不说话的人也因为尕迪而出现。谢玉说,很多朋友已经连着哭了几次。

直升机带回被困人员的那天,尕迪的父亲也回了一趟寨子。他和仁真睡在一个帐篷里,没说什么,早早地睡下。第二天一早,他又出门开始了寻找。

救援人员一路坐直升机、一路步行,从两个方向向熊猫海的滑坡地带前进。8月11日,一具遗体在水中被发现,据媒体报道,身上的证件是尕迪的三名同伴之一。

帐篷里,尕迪的家人们开始变得沉默。母亲躺着不吃不喝,医护人员带着氧气袋过来看护。

尕迪最后一条微博是在地震前四天,他转发了那首民谣《让我再看你一眼》。有朋友在下面留言“莫闹,快回来了”,但歌词里唱着:你我山前未相见,山后别相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