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子网 > 文化 > 文学馆

昂桑:从《丰收之夜》到《藏人》

2017-08-10 09:29:02 亚格博 中国西藏网

昂桑父母

1950年,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路过康区,吸引了一大批藏族青年。19岁的德格小伙昂旺平措、13岁的巴塘小姑娘阿西央宗加入了进藏大军,成为最早的藏族干部。昂旺平措后来担任了墨竹工卡县第一任县长,领导着当地人民开始了新生活。他娶了被称为十八军“四大美女”之一的阿西央宗为妻。阿西央宗在拉萨市民政局里从事一项最喜庆的工作——为新婚者开结婚证。那时候,他们住在古城里的八朗学丁厦院落,生养了五个孩子。昂桑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

1975年,13岁的昂桑从工农兵小学考录为西藏歌舞团学员,直接送到中央民族学院艺术系中专制的舞蹈班。那群啥事不懂的孩子们,在北京度过难忘的几年。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前一天,他们到唐山演出民族歌舞,离开后即发生大地震。同一年,周恩来、毛泽东去世,粉碎“四人帮”,他们一次次步行从中央民院往返天安门广场,还受到华国锋的接见。毕业回到西藏歌舞团,他们是最年轻一拨的舞蹈演员。他参加过西藏当时最富盛名的舞蹈《丰收之夜》等节目的演出,还到基层农牧区巡演。

但是,昂桑却不甘于当一个舞蹈演员。还是在小学时,他就喜爱绘画,在一次学校绘画比赛中,他和弟弟昂青分别获得过大班和小班的第一名。他向团领导提出,要报考西藏大学的美术专业,团领导不同意,说国家花钱把你培养成舞蹈演员,怎么能说走就走呢?昂桑便在团里业余时间向本团的美工次多老师学习绘画。那一段时间,昂桑很是苦闷,甚至极端到希望遭遇一场车祸,把腿撞残了,那样就可以不跳舞而去画画了。此时,西藏著名画家裴庄欣在拉萨办起了第一届业余美术培训班,昂桑成为了第一批学员。昂桑说,在那个培训班里有裴庄欣、叶星生、罗伦张、次多、阿布、诸有韬等这样的好老师,更加坚定了他从事绘画艺术的决心。昂桑连续上了两期裴老师的培训班。正在这时,西藏歌舞团换领导了,我早年的好朋友董春德当团长了。昂桑又找着董团长,要求报考西藏大学美术系。董团长说,好啊!你有本事考上,赞成你去,如果考不上,就乖乖地当好你的舞蹈演员!昂桑专业考试取得第二名,但全国统一的文化考试却很可怕,他毕竟只是小学的文化功底。考试前,他每天到拉萨河边去背复习提纲,各科分数相加考得140分,而那年西藏大学的录取线恰恰就是140分!他幸运地成为了西藏大学美术系的大专生,而且还是带薪学生!

昂桑

在西藏大学,昂桑他们那一届那个班只有6个人,又遇到了于小冬、曹勇这样的好老师,真是幸运。尽管那时候昂桑还是很调皮的大孩子,喝酒吸烟,有时还跑到外面打架,但他学习却是很用功的,特别是到大三时,他们6名学员选择专业,昂桑选择了西藏传统的唐卡绘画,拜著名勉唐派唐卡大师丹巴绕旦先生为师。丹巴绕旦老师说,你要是学唐卡,不能吸烟、不能喝酒、不能打架,你能做到吗?昂桑从此戒烟戒酒,再也不打架,成了一个温顺的孩子。他从西藏大学毕业时,创作了一幅黑底唐卡《大威德金刚》,成为当时西藏学生的经典之作。

丹巴绕旦老师没有说画唐卡能不能近女色。昂桑这几个学生总能看到一个年轻女子来给老师送饭,调皮的孩子便跟她开开玩笑,后来才知道,这位比老师小十六岁的女子,居然是老师的爱人,他们吓得直吐舌头。昂桑曾经跟女孩儿说话都会脸红的,后来,有一位文质彬彬的贵族女子第一次主动向他伸出求爱的手,此后他的英俊和文雅吸引了诸多的女孩儿,包括藏族和汉族女子,演绎了一段段爱情故事。

昂桑在打好现代绘画基础之后,开始认真学习西藏传统绘画艺术,他反复思考现代绘画与传统绘画的关系,与拉萨艺术界的同仁一起,进行了艰苦的探索。他们办起了甜茶馆画廊,创作了一批反映他们艺术探索的作品。那一段时间,西藏的绘画对于刚刚打开国门便蜂拥而入的外国游客极具吸引力,他们的画作卖得很好,不少艺术家因此经济上变得宽裕起来,昂桑本人的钱包当然也鼓起来了。他的画甚至还走出国门,到国外展览和销售。

2011年,我再度进藏创办牦牛博物馆,当时一件藏品也没有。有一天,我在网上浏览,忽然发现一幅题为《藏人》的画,画面是半个藏族人半个牦牛头的组合。我觉得这幅画太切合牦牛博物馆的主题了!但我不知道作者是谁、在哪。于是,我在网上留言:“这是谁画的啊?”大约过了15分钟,远在大洋彼岸的西藏画家裴庄欣给我信息,说是歌舞团的昂桑画的,我又通过蒋勇打听到昂桑,当天下午,昂桑出现在我的临时寓所兼办公地。原来他就住在我前面一排房子,直线距离也就50米吧。感谢万能的互联网!昂桑听我讲牦牛博物馆的宗旨,非常乐意地说:“老师您要是喜欢这幅画,那我就捐给牦牛博物馆吧!”此后,他还将这幅画的版权捐赠给了我们。我与昂桑成了好朋友。

昂桑将《藏人》的版权捐赠给牦牛博物馆

我也常到昂桑家坐坐,谈论他的艺术创作。昂桑则把牦牛博物馆的事情当作他自己的事情。除了那幅《藏人》外,我们发现罗布林卡的一间库房里有一幅壁画,精美绝伦,可谓西藏的百牛图,是我所见到的牦牛题材的西藏壁画中最为壮观的。于是,我请昂桑将这幅壁画临摹下来。昂桑起初认为两个月就能画好,哪知道这幅壁画非常精细,整整画了半年才完成。他说,虽然他差点儿画哭了,但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

鉴于昂桑对牦牛博物馆所作的贡献,我们决定在西藏牦牛博物馆为他举办一次个人画展,并请我们的友军醍醐艺术合作,给他的创作道路进行了一番梳理,我本人给这次画展取了一个名字:《如意人神》。展览开幕那天,拉萨文化界的朋友都来了,很多人不无羡慕,觉得能在牦牛博物馆举办画展,是西藏艺术家的荣幸,其实,我们觉得,这也是西藏牦牛博物馆的荣幸。第二年,我们又举办了丹巴绕旦师生唐卡精品展。

昂桑(左)与亚格博(右)

这些年来,昂桑除了绘画之外,还开办过时装设计公司,做过策展人。这两年,他连着策划了三次丹巴绕旦师生唐卡精品上海展,把高原艺术带到上海滩。今年,他又与另一位艺术家班诺合作投资100多万元,在八廓街最繁华的位置办起了“不染居”艺术空间,既可以搞艺术展示,又可以经营餐饮,在那里还可观赏大昭寺和布达拉宫的美景。日前,我们几位朋友到那里作客,昂桑笑着说:“啊,什么行当都干过了,最后还是要画画啊!”

按照西藏的地方政策,昂桑可以享受提前退休的待遇,已经于去年办理了退休手续,他可以专心致志地画画了。他常常到我这里来,跟我探讨他的艺术走向,我觉得他还是很有想法的。昂桑自己说,艺术家需要在无常的事物中不断改变自己,在不断的改变中找到自己,一旦找准你自己是哪一类人之后,剩下的就是坚持。

昂桑母亲八十大寿全家福

作为年轻的退休人员,昂桑的时间也自由了。每到春节,他可以到成都去,陪陪早已退休在那里的父母亲。去年刚给母亲办了八十大寿,昂桑挽着母亲去散步,陪着八十六岁的父亲下棋。这两位老革命挺欣慰的,当年他们从康区进藏还只是个孩子,可今天,他们的孩子、孩子的孩子,仍然工作生活在西藏。高原虽然很高,但其实并不遥远。 (中国西藏网 文、供图:亚格博)

[桑旦拉卓读后感]

见过昂桑老师画作的,几乎没有一个不为之感叹的。

而老师本人,无论在何种场合遇见他,印象中总是一位面带微笑,平易近人、谦卑、低调之人,俗话说“相由心生、境随心转”。

当一位艺术家在艺术道路上获得如此的成就时,依然不迷失自我、保持初心、自我归零、保持一个谦虚的状态,拥有一个灿烂的笑容,实属不易。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一种精神,才能让当初的昂桑老师,在逆境中选择了听从内心的声音,选择了自己的初心、选择了最好的老师—“兴趣”,并为之克服各种艰难困苦、捍卫自己的梦想,我想这样的人生是精彩的!

在我写的形色藏人的每一篇后面,都有我的养女桑旦拉卓写的读后感。至于桑旦拉卓怎样成为我的养女,这篇以往的文章中可以看到——2008年第5期《十月》杂志《悲伤西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