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子网 > 援藏 > 资讯

上海“组团式”教育援藏: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2017-08-14 08:48:35 彭金美 中国经济网

8月11日,中国经济网记者跟随“喜迎党的十九大·全国网络媒体西藏行”媒体团来到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上海实验学校。图为正在上课的小学生。中国经济网记者 彭金美摄

“这里的孩子都是藏族的农牧子弟,教育好他们,比教育好发达地区的孩子更有成就感。我们来到这里,就是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让这里的孩子不要输在起跑线上。” 日喀则市上海实验学校校长、上海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副校长、“组团式”教育援藏工作队队长傅欣接受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如是说。

上海实验学校始建于1981年,原南郊小学前身。学校在日喀则市教育局及上海援藏的大力援建下,形成了“上海特色、 西藏特点、以德为先、以人为本、追求卓越”的办学理念,以“队伍优化,管理精致,质量一流,追求卓越,师生得到全面发展,办全区最好、全国民族地区有影响的十二年一贯制精品学校”的办学目标。

当日,正是学校开学日,家长们正纷纷带着孩子来学校报到。图为藏族家长带孩子来学校报到。中国经济网记者 彭金美摄

图为正在开学彩排的小学生。中国经济网记者彭金美 摄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上海实验学校是全西藏唯一一所集小学、初中、高中为一体的十二年一贯制学校。今年,学校高考文理科上线率都达到100%;9人考取内地西藏初中班,是去年的一倍;小学毕业班学业水平测试在日喀则市的排名从去年的第36名一举跃至今年的第5名……这些数据,均创出历史新高。

在海拔3800米的雪域高原,很多上海援藏教师会出现头疼、失眠等症状。为了提高西藏的教育水平,为了孩子的未来,他们都默默地在此坚守。

组团式援藏:60后、70后、80后、90后的坚守

上海市首批“组团式”教育人才援藏工作队40名,平均年龄36岁。7月18日,首批40位“组团式”援藏教师圆满完成为期一年的教育援助任务,回到上海。作为刚来到日喀则的第二批援藏团队,平均年龄已提高至39岁。在平均年龄上做出最大贡献,不得不提来自上海市三林中学的高级教师蒋逸明,他今年已55岁。

蒋逸明把援藏称作“圆梦”。他说,过去经常在电视里看到关于西藏教育情况的报道,每当看到西藏的孩子渴望读书的纯真眼神,他的心灵就受到震撼。“这是我从事教育35年来的梦想,还有五年就要退休了,希望在退休前实现,能够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为更多孩子的教育尽一份绵薄之力。”三林中学是一所百年老校,但这几年都没有派出援藏、援疆 教师,看到通知后,蒋逸明第一个报了名。作为一名资深教师,他觉得这是自己的义务。

张弘和陆士杰是团队中最小的两位,出生于1991年。他们选择来到西藏的原因也各不相同。张弘的原单位去年就有一位援藏教师,“榜样的力量”促使他选择了这条路。

陆士杰负责教授初中汉语文。被问起为什么想要进藏,他说,孟子曰,君子有三乐,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校长宣布援藏的消息后,陆士杰第一个举手报名,他说,一直想到全国各地看看,来西藏,想要对比一下藏族的孩子和汉族的孩子在汉语的学习上有什么差异,一方面能够把上海的教育教学方法带过来,另一方面也希望能丰富自己的教育教学经验。

图为上海"组团式"援藏教师周正平给藏族学生们上课。由于他刚到日喀则两三天,高反还是严重,只能穿着厚厚的冲锋衣,顶着头疼上课。中国经济网记者彭金美 摄

“工作队覆盖了60后、70后、80后、90后,有的老师在孩子出生三天后就踏上了飞往西藏的班机。60后的老同志让我看到了他们这一代吃苦耐劳的奋进精神,更让我欣喜的是,两批援藏教师中都有90后,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教育和民族的希望。我们每个人都承当了自己的责任”校长傅欣对记者说。

学校首现物联网教室!上海有的,西藏的孩子也要有!

图为“组团式”教育援藏工作队队长傅欣(左一)向记者介绍物联网教室。

图为日喀则市上海实验学校物联网教室。窗帘、LED屏幕等均实现远程监控操作。中国经济网记者彭金美 摄

“这是一间物联网教室,可以远程监控,远程操作。”傅欣对记者说, “这样的教室现在有两间,我们就是要把最好的教育给这里的孩子们,只要上海的孩子能享受的,我们西藏的孩子也能享受。”

傅欣本人是教信息化科技的,他也积极引进计算机教师。“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正在构建信息化教学。孩子可以与上海市的中学享受一样的教学质量。孩子们能看到上海共康中学、珠峰中学的上课情景,教师们也能从别的老师的教学方案中得到提高。”

互联网不仅连接起了上海与日喀则,还连起了江孜、拉孜、定日、亚东、萨迦这5个日喀则的下属县。现在随着“智慧校园”工程的启动,多个远程互动教室正在建造中,下属县的师生们也有望借助互联网,及时领略上海教师、上海援藏教师的教学风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