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子网 > 援藏 > 公益

雪域高原上的青春之歌

2017-10-12 10:31:23 李林霞 牛艳蓉 山西日报

从2014年至今,太原师范学院共选派西部计划西藏专项和新疆专项志愿者60人,位列全国高校前列。其中39名优秀毕业生援藏,17人服务期满扎根当地。

“到西部去,到基层去”

“今天在乡里帮农民收青稞,从早上8点到晚上6点一直在田里,午饭在田里吃了一些糌粑和甜茶,现在刚回来。”9月14日晚8点,记者采访当天,张晋龙刚刚完成在日喀则的第一次下乡任务。

张晋龙是2017届太原师范学院法律专业毕业生,也是西部计划西藏专项一名志愿者。7月21日,他踏上前往西藏的火车,7月30日,服从分配到日喀则总工会帮扶中心,目前已在西藏生活两个多月。

“之前看过纪录片和报道,对西藏充满向往,抱着见识一下、体验生活的心态报名参加了西部计划。家人没有过多反对,只是告诉我‘自己的路要自己走’。”张晋龙说。

“看到宣传标语‘到西部去,到基层去,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我热血沸腾,虽然家里特别反对,我还是报名了。”王丽2014年毕业于政治系,是第一届山西赴藏志愿者。

同样被那句宣传标语震撼了的还有王丽的同学马立。“2014年7月接到进藏通知时,我的心情非常激动,我觉得西藏能给我一个更好的自己。”马立放弃了已找好的教师工作,成为当年学校25个西部计划西藏专项志愿者之一。

“2014年是西部计划西藏专项在山西实施的第一年,太原师院选拔的志愿者人数是当年的高校之最。”团中央志工部副部长王晓辉对该学院的西部计划工作和志愿者给予了高度评价。学院党委书记张惠元告诉记者,从2014年至今,学校共选派西藏专项和新疆专项志愿者60人,位列全国高校前列。其中,有39名优秀毕业生援藏,17人服务期满后选择在当地扎根,2014年、2015年学院连续两年荣获全国西部计划先进单位。

“平时爬5层楼都会喘”

高原反应是每一个志愿者入藏后首先面临的困难和考验。西藏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马立曾经有一次,“刚下车就趴着走了,心跳很严重,胸闷出不上气,头都要炸了,按医嘱喝了两天碳酸饮料才缓过来”。他27岁,“平时爬5层楼都会大喘气”。宋癸印因为缺氧,“有一天早上起床眼睛黑黑的,话也说不出来,过了一两个小时才缓过来”。王丽几乎每晚都睡不好觉,气压低,最多时一个多小时憋醒一次。

2016年8月服务期满后,马立留在西藏,到了更偏远、更基层的林周县阿朗乡工作,并申请到拉康村驻村,村民用水难题让他感触又牵挂:“村民生活用水主要来自不受保护的江河湖泊水,一到冬季,村内蓄水池和自来水管道就会结冰,大家不得不到河边打水,到了最冷的1月和2月,河面也会结冰。驻村期间,工作队和村“两委”班子只能在河面上用镐头凿冰取水,在河面上撒盐,利用正午阳光的温度使冰面融解。”

“感觉还好,日喀则市里和内地区别不大。”张晋龙与多数志愿者一样,在市县一级部门工作,工作和生活环境都不错。

“大家都帮我,很温暖”

今年是宋癸印在西藏的第4个年头,服务期满后,他也选择留下来,现在日喀则市二中教美术,去年还与同校另一位援藏志愿者成了家。他和张晋龙同住一个小区,也都曾是“珠峰文化节”工作人员。

每年8月末,日喀则市都会举办珠峰文化节,表演藏舞、举办篝火晚会等。宋癸印说,他来的第一年就被藏族文化和表演者们的敬业精神震撼了。张晋龙在珠峰文化节认识了很多藏族同胞:“当时刚到西藏,我无意中提到需置办一些东西,大家都热情地帮我,很温暖。”

马立也曾被西藏同胞的友好和当地淳朴的民风感动。2014年12月进藏不久,马立便主动申请驻村,来到了林周县白朗村,紧邻村委会的是白朗村农牧民合作社,里面住着一位阿佳拉(藏语尊称)。“阿佳拉很热情,像奶奶一样照顾我的生活,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拿给我。”马立说,阿佳拉有3个孙子,两个智障,需要各种治疗费用,负担很重。“我尽己所能为阿佳拉上学的小孙女联系了一位资助人,并在周末为小姑娘补课。阿佳拉每次见到我都热情地拉着我的手。”

马立驻村结束离开时,阿佳拉献上了一条哈达,干枯的面庞上流下了眼泪。“我准备写阿佳拉的故事时,给白朗村的同事打电话要照片,阿佳拉特意换上了自己最干净的衣服给我做留念。”

毕业于美术系的付亚蓉今年7月抵达新疆,被分配到吐鲁番市纪检委工作,时间虽不长,但当地人们的淳朴善良和热情却让她记忆深刻:“下乡了几天,维吾尔族大娘每天都盛情邀请我们去她家做客,满桌子的水果、烤包子、烤馕、水煮羊肉、抓饭以及各种特色糕点等,吃得肚子都撑圆了。离开时,他们会一直送好远,并叮嘱再来。”

“到西部去,是荣誉更是责任。”学院党委副书记程太生叮嘱志愿者,要做好吃苦准备,在经历困难和挫折中不断成长。

“可以实现自我价值”

“在西藏我能干事,实现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对于青春,我没有留下遗憾。”马立留在了西藏,还把女朋友兼学妹的张雅琼也引上了援藏之路。8月16日,两人住进了林周县的新家,不久后还要在西藏举办婚礼。

“在白朗村,我和驻村工作队早上披着月色,背上行囊,在山岚与白雪的重叠中,到每户人家走访。那一年,我走了2000多公里山路,到100多户贫困农牧家庭中家访,为他们排忧解难。”马立说,“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能发挥这么大作用,突然觉得被需要,这种幸福感到现在还存在我心田。这是我那一年走过的最幸福的路,做过的最浪漫的事。”

援藏期间,马立还做了很多事:2014年12月,发起了覆盖林周县九乡一镇的“志愿服务千万家·真情温暖林周县”活动;2015年3月,在团林周县委支持下,建起了“爱心中转站”。马立也收获了肯定,获得“2014-2015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西藏自治区优秀志愿者”“2014-2015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拉萨市优秀志愿者”“2016年拉萨市民族团结闪光行动优秀个人”等多个荣誉称号,并入选2017全国西部计划宣传团。

在太原师院今年的毕业典礼上,张惠元亲自为每一名西部计划志愿者颁发了优秀毕业生证书和1000元奖金,7月18日到29日,他与程太生分赴西藏、新疆,专程护送志愿者,并看望了每一位援藏援疆学生。“大家是‘三好’志愿者,思想状况好,精神状态好,身体情况好。”看到志愿者们一个个生龙活虎,看到他们取得的一个个成就,张惠元高兴又骄傲。

本报记者 李林霞 实习生 牛艳蓉

从2014年至今,太原师范学院共选派西部计划西藏专项和新疆专项志愿者60人,位列全国高校前列。其中39名优秀毕业生援藏,17人服务期满扎根当地

“到西部去,到基层去”

“今天在乡里帮农民收青稞,从早上8点到晚上6点一直在田里,午饭在田里吃了一些糌粑和甜茶,现在刚回来。”9月14日晚8点,记者采访当天,张晋龙刚刚完成在日喀则的第一次下乡任务。

张晋龙是2017届太原师范学院法律专业毕业生,也是西部计划西藏专项一名志愿者。7月21日,他踏上前往西藏的火车,7月30日,服从分配到日喀则总工会帮扶中心,目前已在西藏生活两个多月。

“之前看过纪录片和报道,对西藏充满向往,抱着见识一下、体验生活的心态报名参加了西部计划。家人没有过多反对,只是告诉我‘自己的路要自己走’。”张晋龙说。

“看到宣传标语‘到西部去,到基层去,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我热血沸腾,虽然家里特别反对,我还是报名了。”王丽2014年毕业于政治系,是第一届山西赴藏志愿者。

同样被那句宣传标语震撼了的还有王丽的同学马立。“2014年7月接到进藏通知时,我的心情非常激动,我觉得西藏能给我一个更好的自己。”马立放弃了已找好的教师工作,成为当年学校25个西部计划西藏专项志愿者之一。

“2014年是西部计划西藏专项在山西实施的第一年,太原师院选拔的志愿者人数是当年的高校之最。”团中央志工部副部长王晓辉对该学院的西部计划工作和志愿者给予了高度评价。学院党委书记张惠元告诉记者,从2014年至今,学校共选派西藏专项和新疆专项志愿者60人,位列全国高校前列。其中,有39名优秀毕业生援藏,17人服务期满后选择在当地扎根,2014年、2015年学院连续两年荣获全国西部计划先进单位。

“平时爬5层楼都会喘”

高原反应是每一个志愿者入藏后首先面临的困难和考验。西藏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马立曾经有一次,“刚下车就趴着走了,心跳很严重,胸闷出不上气,头都要炸了,按医嘱喝了两天碳酸饮料才缓过来”。他27岁,“平时爬5层楼都会大喘气”。宋癸印因为缺氧,“有一天早上起床眼睛黑黑的,话也说不出来,过了一两个小时才缓过来”。王丽几乎每晚都睡不好觉,气压低,最多时一个多小时憋醒一次。

2016年8月服务期满后,马立留在西藏,到了更偏远、更基层的林周县阿朗乡工作,并申请到拉康村驻村,村民用水难题让他感触又牵挂:“村民生活用水主要来自不受保护的江河湖泊水,一到冬季,村内蓄水池和自来水管道就会结冰,大家不得不到河边打水,到了最冷的1月和2月,河面也会结冰。驻村期间,工作队和村“两委”班子只能在河面上用镐头凿冰取水,在河面上撒盐,利用正午阳光的温度使冰面融解。”

“感觉还好,日喀则市里和内地区别不大。”张晋龙与多数志愿者一样,在市县一级部门工作,工作和生活环境都不错。

“大家都帮我,很温暖”

今年是宋癸印在西藏的第4个年头,服务期满后,他也选择留下来,现在日喀则市二中教美术,去年还与同校另一位援藏志愿者成了家。他和张晋龙同住一个小区,也都曾是“珠峰文化节”工作人员。

每年8月末,日喀则市都会举办珠峰文化节,表演藏舞、举办篝火晚会等。宋癸印说,他来的第一年就被藏族文化和表演者们的敬业精神震撼了。张晋龙在珠峰文化节认识了很多藏族同胞:“当时刚到西藏,我无意中提到需置办一些东西,大家都热情地帮我,很温暖。”

马立也曾被西藏同胞的友好和当地淳朴的民风感动。2014年12月进藏不久,马立便主动申请驻村,来到了林周县白朗村,紧邻村委会的是白朗村农牧民合作社,里面住着一位阿佳拉(藏语尊称)。“阿佳拉很热情,像奶奶一样照顾我的生活,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拿给我。”马立说,阿佳拉有3个孙子,两个智障,需要各种治疗费用,负担很重。“我尽己所能为阿佳拉上学的小孙女联系了一位资助人,并在周末为小姑娘补课。阿佳拉每次见到我都热情地拉着我的手。”

马立驻村结束离开时,阿佳拉献上了一条哈达,干枯的面庞上流下了眼泪。“我准备写阿佳拉的故事时,给白朗村的同事打电话要照片,阿佳拉特意换上了自己最干净的衣服给我做留念。”

毕业于美术系的付亚蓉今年7月抵达新疆,被分配到吐鲁番市纪检委工作,时间虽不长,但当地人们的淳朴善良和热情却让她记忆深刻:“下乡了几天,维吾尔族大娘每天都盛情邀请我们去她家做客,满桌子的水果、烤包子、烤馕、水煮羊肉、抓饭以及各种特色糕点等,吃得肚子都撑圆了。离开时,他们会一直送好远,并叮嘱再来。”

“到西部去,是荣誉更是责任。”学院党委副书记程太生叮嘱志愿者,要做好吃苦准备,在经历困难和挫折中不断成长。

“可以实现自我价值”

“在西藏我能干事,实现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对于青春,我没有留下遗憾。”马立留在了西藏,还把女朋友兼学妹的张雅琼也引上了援藏之路。8月16日,两人住进了林周县的新家,不久后还要在西藏举办婚礼。

“在白朗村,我和驻村工作队早上披着月色,背上行囊,在山岚与白雪的重叠中,到每户人家走访。那一年,我走了2000多公里山路,到100多户贫困农牧家庭中家访,为他们排忧解难。”马立说,“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能发挥这么大作用,突然觉得被需要,这种幸福感到现在还存在我心田。这是我那一年走过的最幸福的路,做过的最浪漫的事。”

援藏期间,马立还做了很多事:2014年12月,发起了覆盖林周县九乡一镇的“志愿服务千万家·真情温暖林周县”活动;2015年3月,在团林周县委支持下,建起了“爱心中转站”。马立也收获了肯定,获得“2014-2015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西藏自治区优秀志愿者”“2014-2015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拉萨市优秀志愿者”“2016年拉萨市民族团结闪光行动优秀个人”等多个荣誉称号,并入选2017全国西部计划宣传团。

在太原师院今年的毕业典礼上,张惠元亲自为每一名西部计划志愿者颁发了优秀毕业生证书和1000元奖金,7月18日到29日,他与程太生分赴西藏、新疆,专程护送志愿者,并看望了每一位援藏援疆学生。“大家是‘三好’志愿者,思想状况好,精神状态好,身体情况好。”看到志愿者们一个个生龙活虎,看到他们取得的一个个成就,张惠元高兴又骄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