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青藏光芒|马丽华专栏 > 序言

青藏高原的范围与面积

2019-03-22 马丽华 《青藏光芒》

  青藏高原南起喜马拉雅山脉南侧,与印度、尼泊尔、不丹毗邻;北至昆仑山、阿尔金山和祁连山,以4000米左右的高差与亚洲中部干旱荒漠区的塔里木盆地及河西走廊相连;西部为帕米尔高原和喀喇昆仑山脉,与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克什米尔地区接壤;东部以玉龙雪山、大雪山、夹金山、邛崃山及岷山的南侧或东侧为界;青藏高原的东及东北部与秦岭山脉西段和黄土高原相衔接。我国境内部分西起帕米尔高原,东至横断山脉,横跨32个经度;以南起自喜马拉雅山脉南缘,以北止于昆仑山—祁连山北侧,纵贯约15个纬度,范围为北纬25°59′37″~39°49′33″,东经73°29′56″~104°40′20″,面积为258.37万平方公里,约占我国陆地总面积的26.9%。

  在行政区划上,青藏高原范围涉及6个省区、212个县(市),即西藏自治区(错那、墨脱和察隅等3县仅包括少部分地区)和青海省(部分县仅含局部地区),云南省西北部迪庆藏族自治州,四川省西部甘孜藏族自治州和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甘肃省的甘南藏族自治州、天祝藏族自治县、肃南裕固族自治县、肃北蒙古族自治县、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以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南缘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田地区、喀什地区以及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等的部分地区。

  回望一条青藏高原科学探索史脉,如何延伸而来,就其行色阵容,阶段特征,已经有人大手笔概括过——

  这项事业已在时间隧道中穿过了斯文•赫定和金敦•沃德的拓荒阶段,新中国登山科考及综合考察的科学大发现阶段,从专题研究到理性认识的深化阶段,现在已进入“后现代时期的青藏高原研究”阶段。青藏研究正在解释全球,而全球的研究同时丰富了青藏研究。

  这段话来自刘东生院士的一次与会发言,荦荦大端又颇具分量。时在2005年,面向的是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学术指导委员会成员。从时间、场合到内涵,无不传递了密集信息:青藏研究百年史各阶段节点,特点,从点到面的进展,由表及里的深入,最终使得一个地域性认知活动演变而为中国科学界一项伟业,进而成为国际地球科学界一门显学。

  在我认识的科学家中,刘先生是最富有激情文采的一位,智商情商均属高绝。听他讲话,看他文章,无不受益良多。这里所涉及的历程回顾,又恰是本书将要铺叙展开的,于是心想,何不借此谋篇布局,时间为经,空间为纬,或者换一种说法,以科学探索史为经,以自然演化史为纬,就好比借助于“通经断纬”的缂丝工艺,正反两面图案花纹如一,勉力织造,结构成篇。

  如此一来,开篇第一章的“线头”也就有了,就从史话“序幕”开始。这是基于本书以1973年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队成立为纪元,那么之前的,就归之于“史前”好了。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