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宗教

洛桑次成:坚定的“拓然巴”求学之路

2019-05-15 芦超 中国西藏网

  中国西藏网讯 5月14日清早,巍巍西黄寺阳光和煦,鸟鸣交织,熟悉的清晨一如往常。对于洛桑次成来说,今天却不如常,他比平时起得都早——“今天是个大日子,我的心情有点紧张”。简单洗漱过后,他径步走到清净化城塔前祈诵。

  洛桑次成所说的“大日子”,是指在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举行的第十五届藏传佛教高级学衔辩经考试。自5月14日开始的一周里,40名考僧将通过严格的辩经考试以及严苛的论文答辩,申请藏传佛教“拓然巴”高级学衔。

  往常的这个时候,并没有太多学员前来祈诵,而今早这几百米的路上,洛桑次成遇到很多同学。毕竟,为了准备这个考试、获得“拓然巴”高级学衔,学僧们都期待了很久,准备了很久。


图为参加“拓然巴”高级学衔辩经考试的洛桑次成(戴黄帽者)

  笃定的选择

  33岁的洛桑次成出生在西藏自治区昌都市的察雅县,父母在村子里做小生意,养育了5个子女,他是家里的老大。源于藏民族的佛教信仰,让家里最聪明好学的孩子出家为众生祈福是一种沿袭多年的传统。

  除却家庭的原因,洛桑次成更可谓佛缘深厚。出家是他自主的抉择,离家800多公里、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市的扎西曲林寺成为他追随佛陀脚步的起点。这是一座很小的寺庙,洛桑次成的引荐人是在寺庙做经师的叔爷。他的叔爷曾在十世班禅大师创办的拉萨勒琼寺佛学院学习,后来以优异成绩毕业,又到甘丹寺学习了三年,被派驻到扎西曲林寺去做经师。

  在扎西曲林寺接受了四年佛法的初蒙,洛桑次成来到叔爷曾经学习的甘丹寺。在那里,他完成了五部大论的初步学习。这也成为他日后佛法学修进阶之路的重要基石。

  考取“拉然巴”

  “能在甘丹寺学习佛法本身就是一种荣耀”,洛桑次成略显骄傲地说。这座位于拉萨河南岸海拔3800米的旺波日山上的古老寺庙,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中地位最特殊的一座寺庙。它是由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创始人宗喀巴于1409年筹建的,自创立至今在整个藏传佛教界一直具有重要影响力。

  在传统的学经体系里,考取“拉然巴”格西学位几乎是西藏及四省藏区格鲁派僧人共同的愿望。“拉然巴”格西,在西藏又被称为“大昭格西”,是在拉萨哲蚌寺、甘丹寺、色拉寺三大寺僧众大会上,以五部大论为宗,进行佛学辩难而考取的格西学位。这种学位地位高、难度大、名额少,报考人数较多,一个僧人要想获得“拉然巴”学位,必须孜孜不倦地学修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如愿以偿,有的奋斗一生也很难得到这个学位。

  年轻的洛桑次成在师父和师兄的教导下,也把考取拉然巴作为自己的学修目标,“花了将近20年学完了五部大论”:“每天早上7点,空腹念经1小时,早餐后学习3个小时,午饭后学习3个小时,晚饭后还有学习安排,还有中午1:30、晚上7:30两次辩经”,这样的学修生活一坚持就是十多年。

  年轻的僧人总会有调皮的时候,“有时候念经不认真,我也被师父狠狠地打过”。但是洛桑次成表示:“我不后悔出家,因为这是我的人生目标”。立志成才的洛桑次成通过多年的努力,成为了甘丹寺为数不多完成五部大论初步学习的年轻僧人。

  2018年5月,考僧洛桑次成终于来到了“拉然巴”预考的色拉寺考场,以优异成绩通过的他在2019年4月来到了大昭寺“拉然巴”立宗答辩考试现场。面对来自拉萨三大寺的竞争者,面对现场无数双关注的眼睛,面对诘问者不计其数的艰涩难题,他从容作答,成为了辩经场上最后的赢家。当现场宣布“第一名是洛桑次成”时,他在万分激动的同时,心里还在向往着远在几千公里外的另一座“人生高峰”。

  “我一定要考‘拓然巴’”!

  “2015年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年”。这一年,洛桑次成经地方有关部门和寺庙举荐,参加了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的招生考试。“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考试,很正规、很现代”,洛桑次成回忆,除了考察五部大论等佛学知识,还有宪法、藏文文法、汉语等方面的考察。这对于接受了多年经院式佛学教育的他,现代学院式的综合考试难度可见一斑。

  带着师父和众位师兄的期望,洛桑次成终于不负重托,通过了招生考试,成为高级学衔班的一名学员。终于,洛桑次成生平第一次来到了首都北京。“来到北京,很高兴,那么多高楼大厦”。但是,他心里深知,来到这里的目的并非游山玩水。“我一定要取得‘拓然巴’高级学衔”。

  2004年,藏传佛教的最高学府---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创立并实施了包容各教派的“拓然巴”高级学衔制度,标志着藏传佛教传统学经制度进入了规范统一的学衔教育新阶段。高级佛学院开设专业课以五部大论为主,采取分教派授课、巡回辩经相结合的学修模式;开设公共课以“3+1”板块模式开展,主要学习《中国近现代史》《宪法与法律基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和《时政教育读本---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同时开设有汉语、计算机、论文写作、科技等基础课程。搭建起了课(经)堂教学、现场教学、分散学修、集中辩经实习和参观学习五个环节相结合的教学模式。

  在高级佛学院学习的时间里,洛桑次成每天都认真学习,不仅继续深入学习五部大论等内容,更认真参加每一堂公共课的学习,“学院在周末还经常请中国社科院、人民大学的老师给我们做讲座,我很喜欢听”。“来北京前,汉语基本不会说,我是在高级佛学院学了汉语,不过现在还说的不够好”,略显羞涩的笑容洋溢在他的脸上。为了扩大我们的视野,“学院还组织我们到很多地方参观学习、现场教学,2017年我还去了一次香港”。

  努力学习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时间转眼间来到了2018年,三年的学习时光临近尾声。他得到了“拉然巴”学位考试的通知。寺庙有僧人建议他考取“拉然巴”就可以了,可是他不这么看。在北京结识了格鲁派以外的同届学员,他们的学识和德行让洛桑次成意识到,不能把目光局限在一个教派,毕竟“‘拉然巴’是传统学位,‘拓然巴’是高级学衔,‘拉然巴’是面向格鲁派的,‘拓然巴’是面向整个藏传佛教的”。他决定,先考取“拉然巴”,然后再冲刺“拓然巴”。

  他的决定很快得到了高级佛学院的支持,学院召开专题会议研究了他的申请并准许他休学一年,认真备考。怀揣着感激之情的洛桑次成登上了返回拉萨的飞机。

  今年,重新回到高级佛学院的洛桑次成依旧略带几分腼腆,似乎“拉然巴”考试第一名的成绩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兴奋,相反还多了几分紧张的神色。“‘拉然巴’的考试只考辩经,‘拓然巴’不光考辩经,还要写论文,这个在我们寺庙是没有的”。在老师的帮助下,他完成了毕业论文写作,等待他的除了辩经考试,还有他从未接触过的论文答辩。

  高级佛学院的首任院长十世班禅大师曾勉励学员,要“发大心、立大志、树伟大理想,为‘庄严国土、利乐有情’而奋斗”。当被问及志向,洛桑次成说,“我要努力精进佛法,为众生祈福发愿,为社会做出贡献”。(中国西藏网 文/芦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