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藏医药

显微镜下缝血管 “绣花针”里现真情

2020-09-18 靳敏 拉萨日报


图为医生在显微镜下进行手术。记者 靳敏 摄

  拉萨市广升医院骨科病房温度始终维持在25℃,一名八岁儿童正躺在病床上,烤灯照射下的左手打着石膏,右手和爸爸一起摆弄着玩具汽车。

  事发突然,八岁幼童断指

  “科室做好准备,马上会送来一位断指患者……”电话那端急促的声音预示着病情的严重性。拉萨市广升医院骨科的医疗团队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做好各项急救准备,等待患者到来。

  几分钟后,一名8岁的儿童被送进急诊创伤外科换药室,接诊医护人员一边测血压、数心率、静脉穿刺、询问病史、检查伤情,一边拆开包扎的伤口查看受伤手指。虽然早已有心理准备,但当患儿受伤手指展现在眼前时,医护人员还是被震撼到了。患儿左手食指末节斜型撕脱离断,断面不齐整,残端流血不止,离断指体创口表面污染较严重。“幼儿的断指再植手术本来就难度非常高,而到了离断平面在手指末节(又称指尖)血管就更加纤细,血管吻合难度大,而且术后患儿容易躁动、不配合,易出现血管痉挛形成血栓,导致再植手指栓塞坏死。”拉萨市广升医院医师助理吴鹏是患儿的接诊医生,他告诉记者:“断指再植,贵在一个‘快’字,越早手术,手指成活率越高。”

  此时距离受伤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为了保住患儿的断指,医院迅速准备好各项术前准备工作,患儿很快就被送进了手术室。断指再植能否成功关键在血管能否接通。吴鹏说:“幼儿手指血管纤细如丝,而手术缝线更是比头发丝还要细,在高倍显微镜下,需要仔细探寻血管并将其缝合。而术中的修复血管环节需非常耐心、仔细,稍有不慎,就会导致血管的撕裂,管腔的损伤。这台手术可谓是将显微外科技能的‘稳、准、轻、巧’发挥到极致。”

  经过长达四个多小时的手术,患儿的血管再通,离断手指又呈现出红润的颜色。目前,患儿的手指已顺利渡过感染、血管危象期,再植手指已成活,恢复情况良好。

  此次手术也成为西藏有文献记载以来的首例患儿末节断指再植案例,标志着拉萨高原地区断肢再植手术技术日趋成熟,健康拉萨建设正在让越来越多的拉萨乃至西藏患者广为受益。

  血管上“绣花” 成功接回三根断指

  除了创造西藏首例患儿末节断指再植案例外,市广升医院骨科医疗团队再创全区首例接三指成活案例。

  某日中午,拉萨市广升医院骨科办公室突然急匆匆地跑进来两个年轻男子,“医生,救救我工友,他的手指切掉了。”“他怎么受伤的?”接诊医生普正斌一边迅速查看患者伤口一边询问受伤经过。“我今天是来拉萨的建筑工地务工的第二天,在施工时不小心将右手伸入设备,三根手指当时就断了。”听到患者的描述,外加看到患者伤口,普正斌心里一紧,在高寒地区,三根断指再接且全部存活是没有案例存在的,关键是患者的其中一根断指还没有一起运过来,损伤程度根本无法估计。

  普正斌紧急联系医务人员,启动急诊危重手术管理流程,带领科室医护团队争分夺秒为患者治疗,快速加压包扎伤口、联系急诊手术应急小组、先行清创断指残端、催促工地尽快找到离指并妥善运送,所有程序有条不紊地进行。

  “医生,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帮忙把手指接回去,他才21岁。”患者的陪同人员急切地说。“说实话,断端损伤比较严重,能不能接要看离断下来的远端损伤程度,但不管病情如何,我们都会尽力而为。”普正斌耐心地解释。

  紧接着,患者被送进了手术室,医护人员紧张而有序地忙碌着。同时,经过多位工友的不懈努力,断指终于在患者施工的十多米之外的管道夹缝中找到,并被快速送到手术室,考验广升医院骨科医疗团队的时刻真正到来。

  “当时患者到来的时候断指时间已经超过六个小时,需要立即实施手术。”普正斌告诉记者。经过完善的术前检查,手术立即开始。从下午1点奋战到深夜9点,整整八个小时的手术终于完成,再植手指色泽红润,血运良好。

  发生事故后要妥善保管断指(肢)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自复工复产以来,医院收治了多例手部损伤的患者,这些患者多数是在操作机械时被重物挤伤造成的肢体离断或者组织损伤。因此从事操作的工作人员工作中应加倍小心,上岗前要做好培训,作业中一定要做好防护措施。发生断肢、断指意外后,首先要把创面用清洁纱布加压包扎,如身边没有纱布,可用衣物等布料压迫止血,并在最短时间内到医院接受救治。如指(肢)断离,应将离断指(肢)用完好无破损的塑料袋包裹扎实,再放入有冰容器中与伤者一同送至医院救治。“断指的保存要遵循‘干燥、低温、隔离’,要注意断指(肢)切勿浸泡在如水、酒精等任何液体内,亦不可直接放在冰块上,以免冻伤指(肢)体,降低再植成活率,转送时间越快越好。”普正斌提醒,在某些情况下,由于伤后距离医院较远或未能及时到达有再植条件的医院,必须将断指正确冷存后再转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