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高原时评

高质量发展确保一江清水绵延后世、惠泽人民

2021-01-07 中国西藏网

  大江东去,奔流入海;潮平岸阔,气象万千。

  从青藏高原到巴山蜀水、江南水乡,万里长江奔流入海,造就了千年文脉,孕育了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是中华民族发展的重要支撑。一条腹地辽阔的长江经济带,覆盖沿江11省市,以占全国约1/5的土地面积,贡献了全国近1/2的经济总量。

  2016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站在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的战略高度,创造性地以“长江经济带”作为国家战略构想,擘画出长江流域高质量发展宏伟蓝图,开启了中华民族母亲河新的发展航程。

  5年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三次座谈会,为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谋篇布局,为中华民族永续发展探索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

  5年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沿江省市推进生态环境整治,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力度之大、规模之广、影响之深,前所未有,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发生了转折性变化,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历史性成就。

  从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主战场到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主动脉,再到引领经济高质量发展主力军,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长江经济带生机勃勃、江潮澎湃,正崛起为高质量发展的主力军。

  谋划新篇章,成为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主战场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言之所及,意味深长,这已经成为沿江省市干部群众的共识并付诸行动。

  重庆市、四川省、浙江省、安徽省创新体制机制,“下好一盘棋,共治一江水”,区域联动治理长江流域生态环境。去年底,四川、重庆两地签订了《长江流域川渝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实施方案》,每年共同出资3亿元设立川渝流域保护治理资金;覆盖长江上游4个省市的“白名单”制度,通过制度创新形成生态共建环境共保的合力。长江中下游地区同样是通过区域联动保障着“一江清水向东流”,浙江省、安徽省携手开展水质联合监测,加大污染联防联治力度,打造出全国首个跨省流域t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新安江模式”。

  清船清网,禁捕退捕,生物完整性指数不断回升;腾退岸线,污染治理,流域生态功能持续恢复……截至2019年11月底,长江经济带优良水质比例达82.5%,优于全国平均水平6.1个百分点;劣Ⅴ类比例为1.2%,优于全国平均水平2.8个百分点,一江清水浩荡奔流。

  今年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保护法》将正式施行,该部法律在依法维护长江流域生态安全,推进长江流域绿色、可持续、高质量发展方面,作出了系统制度设计,将为保护母亲河构建硬性约束机制。

  顺应新格局,成为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主动脉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要推进畅通国内大循环”“构筑高水平对外开放新高地”。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是与时俱进提升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战略抉择,也是塑造我国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的战略抉择。

  “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意味着要着力打通国内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个环节,以满足国内需求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意味着在发挥国内市场优势的基础上,继续推动与各国的分工合作、互利共赢,使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联通。

  长江经济带集长三角一体化、中部崛起和西部大开发三大战略于一体,呼应“一带一路”和沿海经济带,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主轴。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要坚持全国一盘棋思想,在全国发展大局中明确自我发展定位,探索有利于推进畅通国内大循环的有效途径”。

  就国际大循环而言,我国是全球产业链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而长江经济带的东部沿海改革开放起步早,很多产业已融入全球产业体系;中西部腹地广阔,市场需求潜力和发展回旋空间巨大。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已然被赋予构筑高水平对外开放新高地的重要使命。

  培育新动能,成为引领经济高质量发展主力军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要加快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

  产业是经济发展的关键所在,是一个国家的立国之本。加快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既要遵循产业发展规律,又要深入研究发展实际,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打造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集群,打造自主可控、安全高效并为全国服务的产业链供应链”。

  2019年,长江经济带地区生产总值457805亿元,同比增长6.9%,占全国经济总量的46.2%。在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城市GDP前10强名单中,长三角经济带城市占据7位,长江经济带对我国经济的支撑作用日益凸显。

  作为我国经济中心所在、活力所在,经济发展的资源环境代价过大是过去长江经济带发展面临的核心问题,长江经济带经济动能转换是关键。随着各项整改措施相继落地,长江经济带相关省市经济明显转型,科技创新策源地、新兴产业聚集地等新动能正逐步显露头角。

  数据显示,5年来,长江经济带累计搬改关转化工企业8000多家,与此同时,电子信息、装备制造等产业规模大幅增长,占全国比重超过50%。以湖北为例,相关会议指出,2021年确保43个预增产值过10亿元的重点项目投产达产。加快突破一批“卡脖子”关键核心技术,力争在光纤激光器、高端显示面板、高精度实时遥感、高端医疗装备等领域取得新突破。力争“光芯屏端网”新增产值超过1000亿元。同时,强化先进制造业主导。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和产业链提升工程,压实“链长制”,大力推进稳链补链强链,做大做强50条重点产业链,打造汽车、大健康、现代化工等。

  今年是“长江经济带”重大战略实施五周年,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我国开启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发展的要求更高、任务更重。

  滚滚长江、滔滔东流,为全局计、为子孙谋。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要把新发展理念贯穿发展全过程和各领域,在推动高质量发展上当好表率,为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作出更大贡献。(中国西藏网 文/李元梅)